白日焰 一边咸鱼躺一边

一个总是笑容满面的无可救药的悲观主义者

我在他的画里见过美丽的俄罗斯

这是一份关于苏联动画导演亚历山大·佩特洛夫的科an 普 li 贴.所有截图来自于B站上导演作品的截图,侵删致歉。

简单来讲这个导演最大的特点就是:动画里每一帧都是手绘的油画


亚历山大·佩特洛夫,第一个获得奥斯卡最佳动画短片奖的苏联导演,获奖作品【老人与海】,玻璃油画的开创者。代表作【老人与海】全长22分钟,制作长大两年半,因为每一帧都是手绘的玻璃油画。

这部22分钟的动画在表现大海的壮阔气概,海天融合的层次上,具有十分强烈浓重的表现力度,层次分明的颜色过渡和厚重的油墨渲染,令人感到天地的苍茫和老人的孤独。”——摘自百度百科

他是我最喜欢的动画导演。其实...

【米露糖】 比自己更害怕寂寞的人

国设小故事,米露

点我在线看可爱子米青春靓丽无限活力


夏天是容易出现流星雨的季节。

稀稀疏疏的光点划过夜空就像是掠过深海的发光鱼群。那些或白或蓝的光点下聚集着许许多多许愿的人们,但这一切都和伊万布拉金斯基没什么关系。他依然是一个人坐在壁炉旁边批改文件到深夜,甚至不知道刚刚下了一场流星雨。

即使知道他也不会去参与许愿。让流星来实现自己愿望这种浪漫的幻想,对国家来说太奢侈。

关灯以后房子整个黑了下来,它大的有些多余,空的能藏下一万头鲸。

早上的时候阿拉斯加打了一个电话进来,用的是他私人的那个号码。今天是阿拉斯加照例来拜访的日子,他打电话来并不让伊万奇怪。奇怪的是阿拉斯加说话吞吞吐吐...

Mr.William:

“他的影子在大雪里缩成一团瑟瑟发抖,完全成了小孩子的样子。”

-
给anan的曲子《快乐影子之舞》的配图 @白日焰 

-动作有参考

 阿直是世界的宝物!!!给她亲亲抱抱举高高转圈圈~❤ 超棒的这个感觉

爱阿直!

雨停之前离去

1.

阿拉斯加在抽屉的深处翻到一张恐怖电影光碟。

阿尔弗雷德喜欢看恐怖片,也喜欢把阿拉斯加和伊万拉上一起看。

一般来说那是他们最像一个普通的家庭的时刻,茶几上摆着拆封的薯片还有冰可乐,阿尔弗雷德坐在伊万的旁边,方便害怕的时候抱住伊万。阿拉斯加则坐在较远的一端,以防被阿尔弗的尖叫吓到。


他突然想起阿尔弗自从和伊万分开之后就很少再看电影了。好像他对电影的兴趣也随之消失了。突然想到阿尔弗雷德每次看电影都会紧紧抱住伊万,甚至在根本没有恐怖桥段时也这样,想起他在电影结束时总是一副心满意足的表情。


啊,我明白了。阿拉斯加想。他根本就不是喜欢恐怖电影,只是需要这样一...

http://music.163.com/playlist/2030442828/382251070?userid=382251070

整理了一部分觉得特别适合冷战的歌曲在网易云。弄成了歌单合集

这个不是我的账号其实是朋友的账号

欢迎在评论补充w

部分歌词弄成了图片发了上来


占tag抱歉因为觉得歌曲是无差所以两个tag都打了。

感觉很多适合冷战的歌都很有()暗示的感觉

幻听

不是同人。高中时候戏剧课的散文作业,存个档。一个边缘人的故事。好奇会不会有人看


那年秋天刚开学的时候我在学校门口碰见一个学生,后来一直没能忘记她。


她是个转校生,身上披着的大红色羽绒服在穿着灰色校服的人海中分外显眼。我先看到的是她的侧脸。她皮肤雪白,眼睛乌黑,睫毛卷翘,我刚刚开始感叹她真好看时她把脸转了过来,我的感叹瞬间成了惊讶和惋惜。


她是个斗鸡眼。


上小学的时候学校门口有个卖炸无骨香鸡柳的小摊,一年四季生意都很好。小摊的主人是个四五十岁的外地妇女,走路一瘸一瘸的,脸上的皮肤经过风吹日晒已经变成了黑红。她话不多,但是如果...

长评留念

留个纪念,这里发一下

 转自微博


《Shape Of My Heart》
文评:
描写很棒!!很真实的样子!写出了那种米和露之间冷淡又灼热的关系。露在阿拉斯加心中的初印象也对应了关系中危险又迷人的一面。
第二篇以AK的视角侧面写出两人相处的恣意和随性,可能正如原文所说的一样:“无论是身体冲突还是语言冲突,那都只是矛盾的表现形式,而不是冲突本身……”
他们中间横着最本质的矛盾,无关他们两“人”而关于他们两“国”,所以他们之间的相处再恣意一点也无妨。
但AK还是会怀念他,怀念那样任性而不靠谱的露,怀念他们三个人相处的那些时光,怀念那些回不来的温馨,怀念那个回不来的人。也许他的怀念也有着米的一部...

海盐 青柠檬(下 完结篇)

(注:有人称的转换和半原创人设阿拉斯加。时间背景是1992)

就算再隐藏、再隐藏、再隐藏也看得见
那些溢出的你的疯狂


即使如此、即使如此、即使如此 伫立在那的你也
太过美丽

 一共有五个路灯。

离伊万的家里到琼斯先生停车的地方,一共有五个路灯的距离。每一次,阿拉斯加都在想,下一个路灯,我会在下一个路灯和他说再见,对他微笑着挥手。但他总是没成功。当对象是伊万布拉金斯基时,即便简单的事情实行起来也会变得困难。


下次再见。怀念。爱。

这些词语只是在脑袋里旋转着嗡嗡作响,却怎么也跑不到舌间上。布拉金斯基的爱很伟大,那是包括了整...

解释一下自己之前写的那首曲子。

发现不能转载自己的文章于是开了个子博。这个子博可能之后专门用来存阿拉斯加相关的文章,还是挺喜欢这个半原创人设的。

阿拉斯加的房间:

解释一下这个曲子和小故事。伊万的影子其实是阿尔对伊万思念的具象化表现,是阿尔心绪的表现。

时间大概是苏解之后的那段时间,阿尔弗雷德开始出现幻觉,总是看见伊万还在自己身边。他其实知道是因为自己想念伊万想的发疯但是不肯承认,就这样和自己中的幻觉一起生活着,

偶尔也会有“这样也不错就想他还没离开一样”的想法,但大多数时间都会痛恨这个幻觉,这个无法拥抱无法触碰的骗人的假象,这个自己软弱的情感的具象化。

在这期间新生的...

阿拉斯加的碎前故事

 一。

人人都觉得阿尔弗是最耀眼的太阳,但对我而言伊万布拉金斯基才是最珍贵的光。因为一开始是他把我从黑暗中唤醒,把我领到光明的地方。 

——【阿拉斯加的日记】


二。 一个很沙雕的脑洞x

冷战期间阿尔弗雷德发现阿拉斯加一直偷偷和伊万有联系就悄悄去翻了阿拉斯加的电脑。

然后阿拉斯加的电脑有个输入密码,问题的:我的爸爸是?

输入阿尔弗雷德F琼斯,哔哔,错了。

输入伊万布拉金斯基,哔哔,错了。

输入国名,还是错了。

甚至换用了伟大的琼斯先生世界的hero英雄还是没用。

最后突然想到了什么,抱着试一下的心情...

白昼之雨

一切都是月光作怪,

我们静静等待,都未开口  

 我像飞蛾凝望火光一样,

盯着你的财富   


我们的谎言泄露出声,

好像破山坡上坏掉的巴士,


你牵起我的手,

就像克瑞西达那么虚伪,


我望向你的眼睛,

像是望着一个听不懂的外语单词,


努力尝试着组织我最后的话语,

 像在洪水中挣扎的照片。

海盐 青柠檬 (上)

提示:叙述视角为普通人+半原创角色阿拉斯加,请自行避雷。因为觉得通过描述别人眼中的他这种侧面描写的方式来塑造伊万和阿尔会是件蛮有意思的事。米露的关系里阿拉斯加的立场也蛮微妙的。想传达一些这个半原创角色的理解。

以上都ok的话,谢谢朋友❤ 我开始啦。

1992年是特殊的一年。


那一年美国签署了自由贸易协议,世界大国的地位进一步巩固。百令海峡的对岸,休克疗法失败后,俄罗斯GDP减少一半,降到美国的1/10。还有华纳公司拍了著名的【蝙蝠侠2:蝙蝠侠归来】。

但对我来说,1992年的特殊是因为我父母在那年离婚了。还有,我遇到了一个特别的朋友。

那一年我14岁,哭得眼...

一个摄影练习。

希望大学的时候能靠摄影赚点生活费吧……(望天)

在一个下雪天,有个美国人和他的朋友做了一个实验。他们站在屋顶上拿着接受声波的仪器录下下雪的声音,结果发现雪花降落时发出的是一种极高频的声波,高到超出人耳能接受的范畴。但是蝙蝠能听得到。

就是说,如果人有蝙蝠一样的耳朵,那么在下雪天,满世界都充斥着雪花绝望的尖叫,满世界都是捂耳狂奔的人群。


阿尔弗雷德发现自已在下雪天有了蝙蝠的耳朵。自1991年的冬天开始。


他们不在清醒时说爱

翻到大概两年前给傻dk的生日礼物。校园,一起旅行的故事。

春天快乐我的朋友❤


雨从昨晚开始下,现在刚刚停,天空的颜色显得冷淡而羸弱。因为是夏天,地面上雨水的痕迹很快就消失的无影无踪,房间里有些闷热。


从窗外看去不远的地方就是海,阳光下闪着一片耀眼的碎金。


一个月前,夏天刚刚开始的一天。

我记得那天阳光很好,好的让人昏昏欲睡,电风扇旋转着搅动空气。从睡梦中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最后一节课了。黄昏的光线有种近似蜜糖的色泽,伊万淡色的头发上罩着一层朦胧的光晕,像是从某个夏日的梦境走出来的人。他坐的笔直,似乎专心致志的看着书本。


:“还有多久下课……伊...

*SUNDAY SESSION

我爱我家傻妹妹,我们千夜最可爱❤ 

 想起库布里克的2001太空漫游,里面拍太空那一段的背景音乐是蓝色多瑙河

听那首歌的时候就有这种感觉,冰冷的夜空里有星星还有钢铁制的宇宙飞船,辽阔又孤独的感觉

基洛夫破车制造厂:

碎片 平静实验
给哥哥 @白日焰 
 
问题在于我们活得太久。 
———————————————————— 
 
(“我……”阿尔弗雷德说。 
 
“什么?” 
 
伊万说。) 
 
现在是全球播报时间。 
请注意,是直播。 ...

离去之原 (微小说合集)

一。

那年春天,阿尔弗雷德失去了三样他最讨厌的东西:无法忍受的寒冷,脱离控制的感情,伊万布拉金斯基。

二。

“阿尔弗雷德,你为什么只带阿拉斯加吃快餐垃圾,想让小阿拉斯变得加像你一样超重吗。”

“我觉得一个教孩子喝伏特加的家长没资格来批评我。”

三。

我的爱沉重、污浊,里面带有许多令人不快的东西,比如怨恨,不甘,绝望;信任如此脆弱不堪。像在一个沼泽里越挣扎越下沉。而我爱你,就是把你也拖进来,希望你救我。

看呀看呀,爱情放置在世俗的祭台上往往是悲剧,却也拯救了本无可救的一生。

四。

爱是什么呢。

本田菊会回答,是幼时和敬仰的人一起仰望过的明月,是竹林里的遇到的温柔的眼睛。

路...

第一次自己写歌。

一小段钢琴曲。一个小片段,想写出冬天晚上雪静静的落在路灯下那种安静的感觉。学校琴房拿手机偷偷录的非常非常简陋,一手拿手机一手弹琴就抖的很厉害弹不好了OTZ

总之非常感谢观看!!!❤


作曲: 白日焰

曲绘: RR

 伊万消失了,他的影子却留了下来。

早晨我起床,他的影子在床的另一边躺着,我听得到他浅浅的呼吸。我没有理他,上班去了。


晚上我回家,他的影子坐在窗边看着天空,他现在显得更加苍白了。

第二天下了大雪,他的影子在大雪里缩成一团瑟瑟发抖,完全成了小孩子的样子,这种样子让我忘记了那只不过是个影子,我伸出手想要...

太阳狂犬

送给可爱的妹妹❤ @基洛夫破车制造厂

蝉声像夏天的雨一样密集。


金色头发的青年坐在绿荫之下。阳光灿烂,气温却并不怎么高,他还是像往常一样穿着一件黑衬衫,他的背后有一墙常春藤。他此刻正闭着眼睛像是在思考,明亮的圆形光斑落在他的身上像无数碎钻。偶尔有一两声清脆的鸟叫。


两声轻轻的叩门声传来,青年睁开了眼睛。门外站着一个与他气质相似的金发少女。他转过头,微笑着看着那个少女。

“他又来了。那个卑鄙的俄国叛徒说要见你,我说了你不在,他就一直在外面站着不走。”

“艾米莉——”青年脸上的微笑消失了一瞬。

“我知道的啦在外面我不会乱说的。”少女吐了吐舌头“...

看书的时候看到一句拉丁谚语,关于动物伤感的。翻译过来大概意思就是“做- 爱后所有动物都伤感。”

不知道为什么想到了刚刚下过雪的冬天夜里,米从露露那里回家,夜已经很深了,路灯的灯光昏暗。米上车之前看着露转身离开想只要他回头就抱住他不走了,但是露没有回头。之后露露就一个人躺在床上看着大雪静静的落满地面。

通 天 塔

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阿拉斯加最喜欢自己房间的窗户。那上面贴满了蓝色的各种海洋动物的贴纸,晴天阳光好的时候照进来的光线把整个房间都染成蓝色,像是真正的海底世界,也让阿拉斯加的房间多少接近了一些一个孩子的房间。他可以在蓝色的光线里做一些漫无边际的白日梦。

遗憾的是房间的隔音效果并不好,他经常能听到隔壁传来一些奇怪的声音,尤其伊万来过夜的时候,他们闹腾的动静真的挺大的。后来阿拉斯加有了经验,伊万来过夜的时候就提前打电话去娜塔莉亚姑姑或者亚瑟舅舅那里住。

但那是以前的事了,他已经很久没有为这件事烦恼过了。他房间那个北极熊幼崽形状的小电话因为太久没使用甚至落了灰。

自1991年,隔壁房间就总...

为了追寻前不久去世的科学家布拉金斯基遗言的真相,年轻的记者偷偷跑到了老人院采访他生前的对手阿尔弗雷德。

您说玫瑰花蕾是指一个人?这不可能吧,他那样的大人物临死前居然还对一个女孩念念不忘?听了老人的回答,年轻的记者瞪大了眼睛。

面对年轻记者的疑问,已经年老的阿尔弗雷德笑着端起了茶杯。

不一定是女孩啊。他说,比如说吧,有一年夏天,我去夏威夷度假,我从船上下来的时候看见一个男孩站在港口,拄着拐杖。他铂金色的头发被风吹了起来,白色的衬衫像是在发光一样。他没看到我,我也没能和他说上话,但是那之后的整整一个夏天,我都在想那个男孩。

……您还真是坦诚啊。年轻的记者笑了起来,这位老人从年轻时就以自信前...

Tick tock tick tock (上)

她说,我的孩子,

有三件事无论如何

你也不能忘记


第一,不能碰你的指针

第二,要控制你的脾气

第三,绝对不要陷入爱情

否则,巨大的时针将会穿透皮肤

钟表会爆炸 身体会毁灭

你的机械心  将再一次破碎


阿尔弗雷德躺在冬天的深夜里。


没有开窗,花花绿绿的亮光透过窗帘印到了房间墙上让人联想起廉价的糖纸包装。爆炸时发出的声波撞到了墙壁又被反弹回来空空的回荡在漆黑的夜里。只有爆炸的回声听不到人声。

阿尔弗雷德失眠了。他一向讨厌冬天。没有夏天生气勃勃的热烈也没有春天万物初生的生机。冬天是苍白的,一切食物的颜...

一个各种意义上说都很糟糕的脑洞。

露露每次在床上被米米顶到神志不清的时候就开始不自觉的用俄语(哔— )。(俄语那种软软的发音想想真是适合用来那啥)一直以为米听不懂他在叫些什么,直到有天快被米弄得晕过去的时候米用俄语在他耳边咬着耳垂回应了他的情话。吓得露露当时浑身一颤就去了。

后来就被米发现在床上用俄语挑逗露露的话他的身体会更敏感反应也更可爱这样 

如何治疗失眠

又在开会的时候睡过去了。


醒来的时候会议已经开始散场了,坐在旁边的亚瑟看了看他睡眼惺忪的样子,撇了撇嘴,摆出家长的架势教训了他几句,王耀还乘机推销了他家的中药。迷迷糊糊地坐着车回了家,躺在床上睁着眼睛半天,窗外从一片亮到稀疏的橘色光点到最后一片黑暗,他一个人躺在黑暗里听着自己的呼吸声,无比清晰,无比孤独。


仔细想想,阿尔弗雷德是从今年初春开始失眠的。

一开始的时候没有留意这个问题,只是躺在床上很久都没法入睡就用多出来的时间和阿拉斯加打游戏努力培养父子感情,后来拳皇系列的游戏都打完了阿拉斯加也天天嚷着熬夜要长不高了,他又开始一个人夜跑。深夜的纽约出奇的安静。...

那年夏天阿尔弗雷德开车把他带到了一个郊外。

停车以后阿尔弗雷德从后座拿出一束金黄色的向日葵拿到他面前问,你看到这朵花了吗?他笑着把向日葵揉成一团扔出窗外“我丢掉都不给你。”

伊万一拳挥过去打到他脸上的时候被他一手握住拳头顺势拉出了车。

满满一山坡的向日葵。

外面是一片金黄色的花海,漫山遍野都是灿烂耀眼的金色,在碧蓝的天空下显得格外美丽。

“因为,这些花才是给你的啊——!!”那个金发的男孩站在花海中,一脸得意的笑着冲他大喊。

这个白痴。伊万这么想着,露出了微笑。

(表情包衍生微小说。)


吐槽某D姓画手,我这么和他玩的时候她居然说哇好棒我存下来以后画画用…………钢铁...

琼斯先生

琼斯先生出生名门,家庭幸福。

琼斯先生人见人爱,能力出众。

琼斯先生能言善辩,幽默风趣。

琼斯先生万人之上,应有尽有,

琼斯先生是得到了一切的人。他阳光开朗,他积极向上,他野心勃勃。

这样的人是不会有什么烦恼的。这样的人是会一直幸福到死的。

我一直是那么以为的,直到那天下午,布拉金斯基死后,琼斯先生用枪轰碎了自己的脑袋。

………啊啊,好孤独啊。

他的最后一句话是这么说的。

越过星星的骨骸(上)

从射手座到天蝎座之间是一片白色的花海,像是一片盛大的雪原。偶尔有时间旅行者从天空中飞过,无数扬起的银白色花瓣落进河里就成了星河。


安雅面无表情的沿着银河系走去。


白色的花海中间有一片金色的葵花田,葵花田间有一棵绿色的大树,大树下有一个巨大的,已经坠毁了的宇宙飞船的残骸。一个金发的少女靠在残存的钢铁外壳上,昏昏沉睡。与她纤细的手腕极不相称的是,她手上戴着一副铁制的大镣铐。


安雅在少女面前蹲下,说:别装了艾米丽,说吧,你今天又干了什么。


少女睁开天蓝色的眼睛,无辜地笑了起来。她身后,连接着天蝎星座和牧人星座的银河轰然倒塌。...

【尾声】在我冻僵前

http://music.163.com/song/424264520?userid=382251070完结送BGM


那之后的几天,阿尔弗雷德都是和伊万一起度过的。

他庆幸自己有需要向导这么一个借口可以留在伊万身边。伊万吸引着他,一开始仅仅是因为他适合做模特的特殊的美,现在是因为伊万本身。


那几天他太专注于摄影和伊万,阿尔弗雷德甚至忘记了自己已经订好了返程的机票。手机发来航空公司的提示短信时他正用小锅熬化一小块黄油打算烤培根,食物的香气刚刚开始弥漫开来,他看了短信好久才放下手机。


伊万正用树枝拨弄着火堆好不让火熄灭,暖黄色的火光印在他的脸...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