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在那里不要动,
我现在就去见你

跨越无数个夜晚
跨越所有的
犹豫
迟疑
不安
恐惧

看着我,
看着我的眼睛

从今以后,
你再也不会孤独了

在一个下雪天,有个美国人和他的朋友做了一个实验。他们站在屋顶上拿着接受声波的仪器录下下雪的声音,结果发现雪花降落时发出的是一种极高频的声波,高到超出人耳能接受的范畴。但是蝙蝠能听得到。

就是说,如果人有蝙蝠一样的耳朵,那么在下雪天,满世界都充斥着雪花绝望的尖叫,满世界都是捂耳狂奔的人群。


阿尔弗雷德发现自已在下雪天有了蝙蝠的耳朵。自1991年的冬天开始。


他们不在清醒时说爱

翻到大概两年前给傻dk的生日礼物。校园,一起旅行的故事。

春天快乐我的朋友❤


雨从昨晚开始下,现在刚刚停,天空的颜色显得冷淡而羸弱。因为是夏天,地面上雨水的痕迹很快就消失的无影无踪,房间里有些闷热。


从窗外看去不远的地方就是海,阳光下闪着一片耀眼的碎金。


一个月前,夏天刚刚开始的一天。

我记得那天阳光很好,好的让人昏昏欲睡,电风扇旋转着搅动空气。从睡梦中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最后一节课了。黄昏的光线有种近似蜜糖的色泽,伊万淡色的头发上罩着一层朦胧的光晕,像是从某个夏日的梦境走出来的人。他坐的笔直,似乎专心致志的看着书本。


:“还有多久下课……伊...

*SUNDAY SESSION

我爱我家傻妹妹,我们千夜最可爱❤ 

 想起库布里克的2001太空漫游,里面拍太空那一段的背景音乐是蓝色多瑙河

听那首歌的时候就有这种感觉,冰冷的夜空里有星星还有钢铁制的宇宙飞船,辽阔又孤独的感觉

基洛夫破车制造厂:

碎片 平静实验
给哥哥 @白日焰 
 
问题在于我们活得太久。 
———————————————————— 
 
(“我……”阿尔弗雷德说。 
 
“什么?” 
 
伊万说。) 
 
现在是全球播报时间。 
请注意,是直播。 ...

离去之原 (微小说合集)

一。

那年春天,阿尔弗雷德失去了三样他最讨厌的东西:无法忍受的寒冷,脱离控制的感情,伊万布拉金斯基。

二。

“阿尔弗雷德,你为什么只带阿拉斯加吃快餐垃圾,想让小阿拉斯变得加像你一样超重吗。”

“我觉得一个教孩子喝伏特加的家长没资格来批评我。”

三。

我的爱沉重、污浊,里面带有许多令人不快的东西,比如怨恨,不甘,绝望;信任如此脆弱不堪。像在一个沼泽里越挣扎越下沉。而我爱你,就是把你也拖进来,希望你救我。

看呀看呀,爱情放置在世俗的祭台上往往是悲剧,却也拯救了本无可救的一生。

四。

爱是什么呢。

本田菊会回答,是幼时和敬仰的人一起仰望过的明月,是竹林里的遇到的温柔的眼睛。

路...

第一次自己写歌。

一小段钢琴曲。一个小片段,想写出冬天晚上雪静静的落在路灯下那种安静的感觉。学校琴房拿手机偷偷录的非常非常简陋,一手拿手机一手弹琴就抖的很厉害弹不好了OTZ

总之非常感谢观看!!!❤


作曲: 白日焰

曲绘: RR

 伊万消失了,他的影子却留了下来。

早晨我起床,他的影子在床的另一边躺着,我听得到他浅浅的呼吸。我没有理他,上班去了。


晚上我回家,他的影子坐在窗边看着天空,他现在显得更加苍白了。

第二天下了大雪,他的影子在大雪里缩成一团瑟瑟发抖,完全成了小孩子的样子,这种样子让我忘记了那只不过是个影子,我伸出手想要...

太阳狂犬

送给可爱的妹妹❤ @基洛夫破车制造厂

蝉声像夏天的雨一样密集。


金色头发的青年坐在绿荫之下。阳光灿烂,气温却并不怎么高,他还是像往常一样穿着一件黑衬衫,他的背后有一墙常春藤。他此刻正闭着眼睛像是在思考,明亮的圆形光斑落在他的身上像无数碎钻。偶尔有一两声清脆的鸟叫。


两声轻轻的叩门声传来,青年睁开了眼睛。门外站着一个与他气质相似的金发少女。他转过头,微笑着看着那个少女。

“他又来了。那个卑鄙的俄国叛徒说要见你,我说了你不在,他就一直在外面站着不走。”

“艾米莉——”青年脸上的微笑消失了一瞬。

“我知道的啦在外面我不会乱说的。”少女吐了吐舌头“...

看书的时候看到一句拉丁谚语,关于动物伤感的。翻译过来大概意思就是“做- 爱后所有动物都伤感。”

不知道为什么想到了刚刚下过雪的冬天夜里,米从露露那里回家,夜已经很深了,路灯的灯光昏暗。米上车之前看着露转身离开想只要他回头就抱住他不走了,但是露没有回头。之后露露就一个人躺在床上看着大雪静静的落满地面。

通 天 塔

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阿拉斯加最喜欢自己房间的窗户。那上面贴满了蓝色的各种海洋动物的贴纸,晴天阳光好的时候照进来的光线把整个房间都染成蓝色,像是真正的海底世界,也让阿拉斯加的房间多少接近了一些一个孩子的房间。他可以在蓝色的光线里做一些漫无边际的白日梦。

遗憾的是房间的隔音效果并不好,他经常能听到隔壁传来一些奇怪的声音,尤其伊万来过夜的时候,他们闹腾的动静真的挺大的。后来阿拉斯加有了经验,伊万来过夜的时候就提前打电话去娜塔莉亚姑姑或者亚瑟舅舅那里住。

但那是以前的事了,他已经很久没有为这件事烦恼过了。他房间那个北极熊幼崽形状的小电话因为太久没使用甚至落了灰。

自1991年,隔壁房间就总...

为了追寻前不久去世的科学家布拉金斯基遗言的真相,年轻的记者偷偷跑到了老人院采访他生前的对手阿尔弗雷德。

您说玫瑰花蕾是指一个人?这不可能吧,他那样的大人物临死前居然还对一个女孩念念不忘?听了老人的回答,年轻的记者瞪大了眼睛。

面对年轻记者的疑问,已经年老的阿尔弗雷德笑着端起了茶杯。

不一定是女孩啊。他说,比如说吧,有一年夏天,我去夏威夷度假,我从船上下来的时候看见一个男孩站在港口,拄着拐杖。他铂金色的头发被风吹了起来,白色的衬衫像是在发光一样。他没看到我,我也没能和他说上话,但是那之后的整整一个夏天,我都在想那个男孩。

……您还真是坦诚啊。年轻的记者笑了起来,这位老人从年轻时就以自信前...

2 3 4 5 6 7

© 白日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