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要那束光

天堂 异乡人 (生贺)

假装今天是10.3 箱子生日快乐  @___PATIENT___ 

BGM:http://bd.kuwo.cn/yinyue/231065?from=dq360

建议听歌食用,在一个话剧里听到这首歌,想表达出歌里的某些感情但是笔力太浅写的很混乱OTZ。

另外一个形象参考,我的想象中阿拉斯加大概是这个样子的



(出自俄罗斯电影【芝士蛋糕】)

1 初见

你今天就会见到他,他的名字是Alaska。

 

阿拉斯加,和地名一样?

 

嗯。如果你喜欢,也可以叫我America.

 

一个很普通的笑话,但是阿尔弗的笑容真诚而极富感染力,艾米莉不由自主地跟着他笑了起来。

 

整个走廊,除了最后一个房间,你都可以进去。这是钥匙,他在那个房间。阿尔弗雷德说。

 

房间拉了窗帘。雨天。本就昏暗模糊的光线更加暧昧不清。她看到一个铂金色头发的脑袋低者,抱着双腿蜷缩在床的一角,身材瘦长,像只笼子里警戒而孤独的小动物。

 

嘿小AK,别装酷了,来见见你的英语老师艾米丽。

那个男孩把头别开了,一副拒人千里之外的样子。

 

这是艾米丽第一次见到阿拉斯加的情景。

 

2 阿拉斯加的回忆

第一次见到阿尔弗雷德是在深夜。

他记得那是在暮春。

那其实是个很普通的夜晚,没有暴风雨也没有发生什么意外。但那天从梦里惊醒以后就是睡不着。阿拉斯加起床下楼,看到伊万的房间亮着灯。他走近他的房间想和他说说话,但从门缝里,他看到屋里还有一个人。

 

一个年轻男人的背影。他穿着一件褐色的飞行员夹克,头发是金色的,在灯光下隐隐笼罩着一圈光。他们没有说话,只是那样靠近的坐着,也许牵着手吧。虽然一句话也没有,但能感觉到他们两个之间存在着一种默契,是这种默契连接着他们,在这个春天的夜晚酝酿着某种更为微妙的联系。

 

但后来他很少看到他们有和谐共处的时候,准确来讲,他们好像总是在争吵。

战争快结束时,深冬。

 

他并没有走进他们的会议室,但能清晰的听到伊万的声音,他几乎是在咆哮着对那个人说话,路德维希最后的顽强抵抗让他损失惨重,援军和物资的数量却始终不够。而阿尔弗雷德说,战争就要结束了,他希望保持实力减少伤亡。

所以你就让我们的人替你去送死吗。伊万冷笑着说。

他开始怀疑,那天晚上的一切是不是一个梦。

 

3 艾米丽的回忆


艾米莉一直很好奇他和阿尔弗的关系。说是兄弟,阿拉斯加的态度又不太像,说是父子,阿尔又太年轻。

 

小阿拉斯加,有淡金色的头发和一双忧郁而温驯的眼睛,看人的时候微微偏着头。而阿尔弗雷德的眼睛是海蓝色,头发是完全的金色,阳光一样耀眼。

 

小阿拉斯加,只有笑起来春风和煦的样子才有一点阿尔弗雷德的影子,可他也很少笑。

 

小阿拉斯加在这里非常的孤独。至少目前为止,他并不是这个世界的人。虽然这个国家被许多人称为“天堂”,但他并不喜欢这个天堂。

 

他是“天堂异乡人”。

 

大部分时间他只是看着窗外或者自己带着的俄文故事书。偶尔也让艾米莉帮他念。

 

他好像总处在另一个世界里,一个离这里很遥远的世界。一个只存在于他的记忆中的世界。

 

他大部分时间都很安静,偶尔闹情绪也是闷着头不说话。儿童节那天晚上下着小雨,到了后半夜转成了雪,把路溶成一片泥泞。阿拉斯加有点反常,他从下午就一直把自己反锁在房间里不肯吃饭,也不肯出来活动。

 

 

你想要什么呢。阿尔弗雷德抱着手,平静地问他

 

……我想要伊万。阿拉斯加双手抱着腿,小声但是坚决的重复了一遍。我想要伊万。艾米丽注意到他的眼睛闪着水光,像是刚刚哭过。

 

没有伊万,这个不能给你。

阿尔弗雷德蹲下身,擦掉他脸上的眼泪,把他嘴角往两边扯,扯出一个笑容的弧度。不过如果你乖,我以后我会带着你去看,但是你要明白,现在是谁在照顾你。

 

…我明白了。阿拉斯加抬头看了看他,像是要确认他说的是否可信,又马上低下头。眼里的失落一闪而过。

 

虽然年纪小,阿拉斯加已经知道要隐藏起自己的感情了。但他隐藏自己的手段和阿尔弗比起来实在是稚嫩拙劣。

 

好啦那就不许再阴着脸啦,小AK啊你的脸真是比外面的天还要阴~

阿尔弗雷德说着面带微笑的捏着阿拉斯加的脸向两边使劲的揉捏,亲昵中带着点威胁的意思。

 

啊先生……痛痛痛痛快,……快方搜(快放手)。阿拉斯加痛呼出声。阿尔弗终于放了手,阿拉斯加揉着自己的脸颊轻声说了句,подлец(混蛋)

 

嘿,我听得懂俄文сволочь(你这个小混蛋)!阿尔弗雷德轻轻在他头上打了一下。他的俄文说的非常流利。

 

俄文。仔细看了看阿拉斯加,艾米丽突然明白他为什么完全不像阿尔了。他诞生的那片原野,大概远比这里荒凉。

 

 

阿拉斯加,如果你不介意告诉我的话……伊万是谁?艾米丽在阿尔走后问他。

 

我的前监护人,把我送到这里来的人,阿尔弗雷德的……恋人。阿拉斯加迟疑了一下,像是要找到合适的形容词。

 

你恨他吗。

阿拉斯加迅速的摇头像是急着否认,摇到一半突然停下了。过了一段时间,很轻的的点了点头。


4 英语默写

Hate 

 

Dislike

 

Love 

 

Like 

 

人真是奇怪啊,可以在爱一个人的同时恨他,却没法在讨厌一个人的同时喜欢他。默写着艾米丽老师教的英文单词的时候,小阿拉斯加这样想着。


5 艾米丽的梦


梦里是一片冬天的森林,雪已经停了,地上积着一层厚厚的雪。有个男人站在雪地上,他穿着白色的风衣,肤色淡到几乎与白雪融为一体,唯一瞩目的是他有一双紫色的眼睛。

 

那个男人就那样静静的站了一会,然后拨开米白色的旧风衣,把手伸进了自己心脏的位置,有那么一瞬间艾米莉以为他要把自己的心脏拿出来,但是没有,他伸出的手几乎是空的,只有一些红色的碎片。他的心已经碎了。

 

你是谁呢,为什么你的心会碎成这样。

她想问那个男人,却发不出一点声音,梦境的最后一个画面是他像鱼潜水一样,沉入了大雪之中。

6 房间

暴雨过后,天空格外澄蓝透明,蓝的像混血儿刚哭过的眼睛。阿拉斯加趴在窗口看书,阿尔弗雷德跷着腿坐在沙发上,看着和他眼睛颜色相似的天空。


阿拉斯加看了看他,说,我知道房间里有什么,就是你从来不让人进去的那间。

 

啊,有我藏着的能毁灭世界的秘密武器,被你发现了…阿尔弗雷德漫不经心的回答。

 

如果是武器你不会害怕我知道。阿拉斯加打断他,是和伊万有关的东西吧。


哔哔,回答错误扣分,罚你今天晚上没有冰激凌。阿尔弗雷德说。

骗人,你每次骗我的时候都会笑。阿拉斯加心想,我才不是小孩子,不要什么冰激凌。


7 公开的秘密

阿拉斯加的脑海里有一幅图画,关于伊万和阿尔弗雷德。


那是在夜晚,应该是冬天,因为火炉发出淡淡的橘色的光,木柴的气息布满整个房间,地上铺着白色的毛毯。伊万站在火炉边,正把什么东西投进火焰中,阿尔弗雷德坐在他身后,注视着他,像一个秘密犯罪的同谋。火光照映着他的脸,他显得很平静。

但那投入火焰中的,到底是什么。他想不起来,到底是何时何地看到过的这个场景,他也想不起来,也许在现实中根本没有过这样的夜晚,让他印象深刻的只是那幅画面中传递出的情感信息。


他们两个,是同谋。这是阿拉斯加的理解。他努力想去回忆起一些更具体的细节,却发现越是努力回想,画面就越模糊,反而是夜深人静的时候,它如同梦魇一样来到他的床边,无比清晰生动的浮现出来。


他的记忆将会刺痛,但这一切将不会透露给他。此刻,他仿佛在窥视着一个公开的秘密,等他想要讲述它时,才发现它如此不同寻常。



评论(7)
热度(31)
  1. 五三白日 焰 转载了此文字
    大吼一声我爱安安!!今年最早生贺!!!

© 白日 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