砂上 楼阁

(听着砂上楼阁歌曲写的,结尾引用了一小段歌词。有一点点米露和苏露,伊万制作的机器人视角。)

 

我又梦见伊万了。

 

我对这个世界的第一个印象,是一双温柔的紫色眼睛。

 

傍晚的时候银河开始退潮。白色的沙滩上留下了星星点点的亮光,星星沿着银河像是水母一样浮浮沉沉,偶尔翻起一两点小水花。伊万坐在河边,把手伸进银河里,那些白色的亮光照得他的手呈现出一种半透明的颜色。那些星星像鱼一样绕着他的手游动。

 

他对我说,伊万,在这个星球毁灭之前离开吧。替我去寻找一个黄金国度。

 

从梦里醒来的时候四周是一片漆黑。等眼睛稍稍适应了以后才看清四周是一片荒原。我降落在了一片远离太阳的星球,这里的黑夜很长,连银河里的星光都十分微弱。

 

我把飞船停在了河岸边后打开了船舱里的录音机,于是伊万的歌声飘了出来,整个荒野都回荡着他温柔又忧伤的歌声,我小声地跟着唱,其中夹杂着些许电流的杂音。

 

伊万和他的星球已经消失了。但是我还得继续旅行下去,去寻找到一个黄金国度。为了伊万。这是他创造我的目的,是我存在的意义。

 

今天我到的地方是一个红色的星球。

 

星球上住着一个寡言的男孩和一个扎着马尾的男人,男孩不断地从银河里淘沙。他要用银河里淘出的沙子建一座通天塔,这样他们走失的家人看到就能找回来,回到这个星球。

 

可是银河的水流那么急,你要淘到什么时候呢。沙子建成的塔总有一天会倒塌的,到时候你又怎么办呢。

 

有些事就算不能到永远,也值得为此去付出时间。虽然大哥没说,但我知道他比谁都想要我们团聚。就算是一个虚幻的愿望,能看到大哥的笑脸我也满足了。男孩这样对我说。

 

你们怀念的是时间而不是空间。相同的空间可以创造,相同的时间无法重现。

 

不……你是机器人,不会明白的。那种想明知不可能还是要去尝试的愿望,你没有爱过某个人。

 

我想起了一双紫色的眼睛。不,我明白的。我在心里说。所以我要去寻找一个黄金国度。

我的愿望是替伊万找到黄金国度,而男孩是要用沙建一个通天塔。虽然我们都明白是虚幻的愿望,但是还是必须去做。为了守护心中的某样东西。

 

那个扎着马尾的男人叫王耀。他的星球是我见过最古老的星球。很久以前,有许许多多的小星星围绕着他,那时他是宇宙中最最耀眼的红光。现在这个星球的光柔和了许多,但依然非常美丽。他认识伊万,甚至比我更了解伊万。

 

在这个星球上,我小声地唱着伊万唱过的歌。

我一直不明白,我的系统分析出这些只是有规律变化的音调,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力量。我问他。

 

因为里面有很深的感情吧。这个长者这样说。

 

感情?就像王香对您那样吗。

 

是又不是。他笑了起来。小香憧憬着我,除了你说的那个感情,他对我的感情里还有亲情。伊万对那个人,除了爱之外还有恨呢。

 

我没有办法理解他话里的意思。沉默了一会儿,我问,你知道黄金国度在哪里吗?

 

他摇摇头。我在东方没有见过黄金国度,你往西方去吧。那里也许有你想找的东西。

 

遇到你以前的需要带什么话吗?我问。

 

王耀看着那个男孩站在河边的背影,叹了口气后又微笑起来。我并不是孤独一人。他像是对我说,又像是自言自语。你去吧,如果看到一个头上戴着梅花的女孩,告诉她,快点回家。

 

好。

 

在飞船上他们目送着我离开,他们的身影最终成了一个小小的光点,我打开录音机,伊万的歌声传了出来:

 

 

明明时过境迁

 

歌声却满是怀念

 

在静谧中彻响回荡

 

皆属回忆

 


夕阳映照下的琉璃眼深处

 

若是亮起光芒、就向这名为永恒的梦境

 

……道别吧

 


啊…就算以支离破碎收场

 

铭刻于心的绝不会是伤痕

 

而是曾拥有过的所有记忆

 

 

停驻的时间

 

逐渐崩坏

 

封锁于沙粒中的追忆

 

深埋心底

 

建筑在幻想之沙上的美丽博物馆

 

没有了丝线牵引的人偶的歌声

 

静静地交叠回响、久久不绝

 


 

 

 

评论 ( 6 )
热度 ( 67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