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在那里不要动,
我现在就去见你

跨越无数个夜晚
跨越所有的
犹豫
迟疑
不安
恐惧

看着我,
看着我的眼睛

从今以后,
你再也不会孤独了

为了追寻前不久去世的科学家布拉金斯基遗言的真相,年轻的记者偷偷跑到了老人院采访他生前的对手阿尔弗雷德。

您说玫瑰花蕾是指一个人?这不可能吧,他那样的大人物临死前居然还对一个女孩念念不忘?听了老人的回答,年轻的记者瞪大了眼睛。

面对年轻记者的疑问,已经年老的阿尔弗雷德笑着端起了茶杯。

不一定是女孩啊。他说,比如说吧,有一年夏天,我去夏威夷度假,我从船上下来的时候看见一个男孩站在港口,拄着拐杖。他铂金色的头发被风吹了起来,白色的衬衫像是在发光一样。他没看到我,我也没能和他说上话,但是那之后的整整一个夏天,我都在想那个男孩。

……您还真是坦诚啊。年轻的记者笑了起来,这位老人从年轻时就以自信前卫出名,没想到现在还是这样。

年轻的记者没有注意到,阿尔弗雷德的房间里,窗口正插着一束含苞的玫瑰。老人院的窗外,一大捧野玫瑰开的鲜红热烈。

(公民凯恩改。最喜欢的一段。)

评论
热度(24)

© 白日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