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日焰 一边咸鱼躺一边

一个总是笑容满面的无可救药的悲观主义者

金色梦乡 (上)

 @箱漫 

 可以的话请允许我补一下去年的生贺

不适合说生日快乐的话祝春天快乐吧。



阿尔弗雷德第一次看到死人是在17岁。

那年他在学校打篮球时弄伤了自己的眼睛,不戴眼镜的话整个世界都是一团团模糊的色块。暑假的时候父母把他送到住在乡间别墅的琼姗姑妈家里让他好好休息一下眼睛。

暑假的第一天他在陌生的房间里醒来,看到窗外有一团耀眼的金红色的光在小幅度的晃动,似乎是起了火。在床边摸到了眼镜,戴上后看到那是一株红色的九重葛,繁盛的花朵盖住了枝条甚至从灰白色粉围墙边上漫溢了出来,边缘因阳光变成了金色,像一团猛烈燃烧的火焰。


接着他看到了一个男孩。

因为具体太远只有一个模糊的背影,能看清的只有被朝阳染成金色的头发和一件米白色的衬衫,还有他奇怪的在夏天围着一条围巾。阿尔弗雷德突然有想和对方打个招呼的冲动,这个时候敲门声响了,姑妈温和的声音从门外传来。

“起床吃早饭了阿尔弗,面包热好了。”


“房间那边,种着花的是什么地方。”早餐桌上,他把黄油往面包上涂的时候问姑妈。对方不易察觉的皱了皱眉“是你不应该去的地方。”

“为什么?”一向温和的姑妈说出这种话一定有原因,但是阿尔弗并不想就此打住“我今天早上看见了住在那里的那个男孩。我想如果能交上朋友的话我的暑假不会太糟糕,毕竟妈妈没收了我所有的电子游戏产品我没其他打发时间的方法。”

琼姗姑妈微微叹了口气,以长辈的姿态轻轻摸了摸阿尔弗的头“别接近的好。那个男孩和你不是一个世界的人。觉得闷的话镇上离这里不远有个小图书馆,可以在那里看书。”

阿尔弗雷德高中的图书馆有不少侦探小说,从夏洛克福尔摩斯探案集到阿加莎的侦探小说选集都有,学校的阅读课他基本都花在了这上面,然而每一套探案集似乎总有几本缺的,阿尔弗雷德思考了几下,决定把大半个暑假都耗在图书馆补完想看的几本探案小说,回学校的时候还有话题可以和朋友聊。


图书馆的年代已经很久了,原来砖红色的外墙露出了斑斑驳驳的灰白色石灰。馆里没有空调,但因为周围都是绿树的缘故很阴凉,侦探小说那一块除了几本熟悉的合集一本白色封面的小说吸引了他的注意。

[in to the white night] (白夜行) 封面是一张手拉着手的男孩和女孩。

他翻开第一页,大概是上一个看的人用铅笔写了一行小字。

白夜行

光耀黑暗而行

看见的

只有悲伤表情

阿尔弗雷德又随手翻了几页,但类似的笔记似乎没再出现。幸好没有被剧透的风险,他松了口气,坐下来开始看。大概因为是初夏,窗外的蝉声响的格外热烈,像能把人淹没一样。


到了闭馆的时候还没看完于是拿着书到了借书处那里,工作人员晃了晃书,“刚刚有个年纪和你差不多的人借过这本呢。”

“是个怎么样的人?”就是写那段话的人吧。

“一个很有礼貌的男孩子,很高,不知道为什么夏天都戴着一条围巾。”阿尔弗雷德眼前浮现出今天早上看到的那个背影。

“下次再来说不定能见到他,他经常来这里看书。”

“是啊”阿尔弗雷德笑了起来“一定会见到的。”


接下来的几天,虽然天天去图书馆,但并没有见到那个男孩,好几次根据工作人员的描述都是他刚刚离开自己就来了。虽然从没有见过面这个人却越来越引起他的好奇,虽然他现在就像清晨的雾气一样神秘。


在这里的第二个星期,吃饭的时候不小心把桌上的眼镜摔到了地上,左边的镜片碎了,那一边的世界成了一团模糊的色块。在外出散步的时候阿尔弗雷德干脆闭上了眼睛根据嗅觉来走路。


夏天傍晚时香樟树特有的那种带着苦味的香气像海浪一样覆盖在所有气味之上,左边那个街区的面包店有烤小麦面包的热乎乎的香气,再往前是公园里玫瑰花和柠檬树的气味,马路上被晒热的灰尘的气息…………


有什么地方不对。

有血的味道。

并不浓烈但确实是血腥味。阿尔弗雷德被那一缕淡淡的血腥气牵引着走,睁开眼睛后他发现自己站在那一大丛九重葛前面,是那天看到的那一家。血腥味在这里浓重了起来,在夕阳的光线下鲜红的花朵显得怪异而可怖,像是四处溅射的鲜血。


他用手撩开密密麻麻的花朵从缝隙间透过右边完好的镜片偷看里面的情况。

没有想象中恐怖的场景,没有倒在地上的尸体或者大片大片的鲜血。站在花的影子底下的是一个男孩。因为一半身体都藏九重葛的枝条下,他的半边脸上像纹身一样印着浅灰色的花的影子,在阳光下的那半边铂金色的头发笼罩着一层浅浅的反光,几片花瓣落在他的身上。如果不是看见了那条围巾下正在渗血的伤口和他身上几处还在流血的伤疤,是一个非常美好的画面。

那个男孩正把伤口放到水龙头下冲,水被染成淡淡的红色流到那株植物的根部,像是因为被鲜血浇灌着它才让它生长的那么繁茂一样。

“万尼亚!”

屋里传来了一个女声,接着大概是姐姐一类的人从屋里出来,后面跟着一个扎着白色蝴蝶结的小女孩。他有意识的遮了一下自己带伤疤的地方,转动围巾的那一下让他发现了那个男孩脖子上有一条长的可怖的伤疤。


姐姐把他拉进屋子里的动作很快,像是在害怕什么一样。屋里传来了摔碎什么东西的声音,接着,很快就陷入了一片沉寂。




评论 ( 2 )
热度 ( 60 )
  1. 日照香炉生紫烟白日焰 一边咸鱼躺一边 转载了此文字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