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日焰 一边咸鱼躺一边

一个总是笑容满面的无可救药的悲观主义者

金色梦乡(中)

分三次发是不是可以算三年的生贺都补回来了_(:з」∠)_


阿尔弗雷德来的那天,伊万在梦里看见了一场雪。

说是雪梦里的季节却是夏天,树叶间浓重的绿色像浪一样的翻涌着,然后明明还是阳光灿烂的天空就开始飘起了雪花。他在梦里看到那面爬满红色九重葛的墙上坐着一个人,因为阳光太强烈了,只能看清一个模糊的金色影子。接着他听到娜塔莎的声音在叫他。

“哥哥——”

醒来的时候娜塔莎正有些担忧的看着他“怎么了,做噩梦了吗。”他摇了摇头“没事。姐姐呢。”

“出去工作了。还有,姐姐说不希望你再因为我们和任何人打架了。”娜塔莎说着轻轻把手放到了他那块被围巾遮住的伤疤上,他把自己稍大一点的手盖在娜塔莎的手上“会有办法的,我会保护好你和姐姐。相信我。”

年幼一点的女孩把脸埋进了他的围巾里,没有再说什么。


小镇里来了一个谁也没见过的男孩。

首先注意到的是他的声音。那天从教堂外面路过的时候听到有人在哼歌,虽然跑调跑的很厉害但是听得出开心,接着他看到了一个金色的脑袋。

再后来是发现自己借过的书上写了一小句话:你好,我是阿尔弗雷德。书架上还放了一块糖。他把糖带回去给了娜塔莎。


阿尔弗雷德在小镇上待的第三个星期,气温升到了42度。

他开始将大半天的时间都耗在图书馆里,看完最后一章回过神的时候才发现天已经黑了大半,外面刮起了大风,明明空气里没有水汽却有着像是下大雨时候才会出现的沙沙声。

“很像下雨的声音吧。”他身后传来一个带着笑意的声音。转过头的时候他看见了一个微笑着的铂金色头发的青年。虽然是夏天他却戴着一条围巾。

“什么?”

“这里的树叶很密,所以起风的时候就有像下大雨一样的声音。”那个青年指了指周围密密麻麻的树叶“现在其实是晴天。”

“我叫阿尔弗雷德。”

“我知道。我是伊万布拉金斯基。”名叫伊万的青年温和的说,大概因为树荫的缘故,他明明在笑着眼睛里的光却显得深不可测,他的声音比他的人要年轻一些,有接近于孩童的那种音质“要一起走吗。”


晚餐是苹果派和牛排。

“怎么了阿尔弗,今天特别开心?”琼珊姑妈看着阿尔弗雷德那一向极富感染力的笑容忍不住也笑了起来,但当她听到阿尔弗雷德的回答时她的笑容马上凝固了。

“我今天遇到伊万了。就是住在那里的那个男孩。”他顿了一下,补充说“琼珊姑妈,我不明白为什么你那么反感伊万。”

“阿尔弗雷德,你不了解他……你不是这个小镇上的人。”琼珊姑妈的脸色冷了下来“就像你不知道,布拉金斯基曾经在两年前试图杀死收养他的人。”


那之后的一周阿尔弗雷德遇到伊万的次数越来越频繁,甚至可以说进展迅速。阿尔弗雷德能和伊万说的话题从一开始的学校里发生过的小新闻转变他自己从未和人说过的一些秘密,比如他弄伤了自己的眼睛真正的原因是他想逃离那个学校。比如虽然从小就是别人眼中的阳光少年他却不觉得自己有正常的感情,在自己的宠物狗死掉的时候没有哭,甚至在自己外公的葬礼上他还在想着什么时候能快点结束好去打游戏。

是这个人的话大概是可以理解的吧。是这个人的话是可以告诉他自己阴暗的那一面的。

他是这样想的,虽然伊万除了带着微笑静静的听着并没有多说其他的话。他紫色眼睛里的光芒若隐若现,说不清那双眼睛后面到底隐藏着什么。

小镇举行夏夜焰火晚会那天,阿尔弗雷德买了两张游乐园的门票,另外一张送给了伊万。

那些金蓝交错的火焰在半空中炸裂开时他和伊万正坐在摩天轮上缓缓上升,伊万紫色的眼睛掺杂了金色的光以后显得有些浑浊,更加难以看透。阿尔弗雷德沉默了一会儿,望着他,开口说。

“你是故意接近我的吧,为了让我做证明你无罪的目击证人,因为除了我这个外来的人没有人会帮你。这样你就可以按照你计划的方式杀掉那个威胁着你们的监护人了……我看到你在书上记的东西了,伊万。你想要救她们。从那个暴戾的收养者那里救她们。”

“现在主动告诉我,比之后告诉别人要好得多。”

“……你说什么呢。”

伊万静静听他说完后依然还是那副温和的微笑着的样子,虽然因为窗外炸裂开的烟花,他的脸孔被印成半蓝半红显得陌生而诡异,阿尔弗有些生气的拽住了他的围巾更靠近了伊万“我说你主动一点啊。”                                   伊万侧过脸,然后闭着眼睛慢慢的贴上阿尔弗雷德的嘴唇。然后他的手臂搭在阿尔弗雷德的肩上慢慢收紧。

——轰!

窗外刚刚升空的烟火就在不远处炸开,半空中落下一场金色的雨。


摩天轮舱内狭小的空间里阿尔弗雷德正紧紧的楼着伊万,同时激烈的回应着这个吻。伊万的嘴唇是冰凉的带着一点伏特加的味道。这个吻像是什么点燃了导火索一样让他的呼吸开始急促,伊万身上特有的冰雪气息渗透过来让他的忍不住搂得更紧。

接着他微微往下移在伊万裸露在外的一小块脖颈上轻轻撕咬着,伊万紫色的眼睛看着他,那些红色蓝色金色的光落到里面很快就消失了,像是掉进了深渊。伊万也同样用力的抱着他,力气大的像是要把他捏碎。

明明摩天轮还在不断上升,阿尔弗雷德却有一种一切都开始脱离控制开始飞速下坠的错觉。




评论 ( 1 )
热度 ( 60 )
  1. 灿烂千阳白日焰 一边咸鱼躺一边 转载了此文字
  2. 白日焰 一边咸鱼躺一边白日焰 一边咸鱼躺一边 转载了此文字  到 说骚话专用子博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