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日焰 一边咸鱼躺一边

一个总是笑容满面的无可救药的悲观主义者

金色梦乡 下

三日应该还在休息吧还是不艾特了……

夏天的台风到的比想象中早。


回家的路上下起了雨,然后雨势迅速变大到了打在身上会感到疼痛的地步。来不及赶到家,伊万和他一起跑进了附近一座废弃的烂尾楼里。

墙壁上布满了大概是某个摇滚青年留着的鲜红涂鸦,画的是列侬被枪杀时的画面,在昏暗的光线下显得有些狰狞。有一把旧沙发,表面泛白破损露出里面的海绵,七零八落的有几把破木椅。


阿尔弗雷德生了一团火,把自己湿透的衬衫脱下放在火边烘烤。伊万只把他的外套脱了下来,有一瞬间阿尔弗雷德瞥见了他藏在围巾下的狰狞伤疤。


雨水从窗外飘进来,阿尔弗雷德抬头看见街边的灯亮了起来,金色的稀薄光芒被雨水晕染的湿漉漉的,带点郁郁寡欢的柔情,又同天色一道暗下来,只能目触些模糊的痕迹。

 

 

“我曾经有个哥哥,和我很像。”伊万突然冒出那么一句。

“之后呢。”

“我和姐姐她们到了这里,他没能过来,永远留在对面了。现在想想也许他才是幸运的那个吧……“

 

阿尔弗雷德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问他:“你脖子上的伤,是那个监护人做的吗。“

伊万点了点头。

“那段时间国内的经济崩溃了,大家都往这里赶,以为这里就是天堂,到了这里才发现根本没有生根的地方。他当时答应带我们过来的条件是要收养我们。现在,他想把姐姐和娜塔莎卖掉。“

 

“我想问你一件事。”

阿尔弗雷德望着伊万被火光照的忽明忽暗的侧面,开口。

“你一开始接近我,纯粹就是为了利用我来完成你的计划吗。”


火堆燃烧时发出细微的一阵噼啪,他继续追问:“你现在又是为什么还留在我身边?就这么肯定我会帮你吗。”


“不知道。”伊万沉默了几秒,突然站起来,拖着这把椅子扔到火堆里。阿尔弗雷德以为他会先狠狠踩上一脚,拆卸掉或是摔成几根木条,但他斯文而缓慢。

 

火势开始变小,但渐渐,又熊熊燃烧起来。在火焰烧到最高点的时候,他们听到了一声巨大的雷响。

 

伊万像是因为寒冷轻微的颤抖着,阿尔弗雷德微微往他那里移了点“冷的话可以靠过来。”

 伊万摇了摇头:“已经习惯了。“


他挺让阿尔弗雷德伤心的。时时刻刻,他都用一种平静的呼吸在和他对话,但又始终看不出他现在表现下隐藏了怎样的秘密。

“你就不能主动一点吗。”阿尔弗雷德叹息似的说着,抱住了伊万,然后慢慢发泄似的加大了手中的力度“我看到那本书上你写的字了。白夜行的扉页上,我知道你想要救你姐姐她们……我会帮你的。“


 

那个晚上他们很少说话,有没有任何其他亲密的举动,大多时候只是沉默。

因为是夜晚,即使有火光也看不清对方的脸。可仅仅是这样凑着倚坐,嗅着对方身上的气味彼此就觉得足够了。阿尔弗雷德可以嗅到他头发上特有的冰雪的气息,他也可以嗅出阿尔弗身上水汽渐渐被蒸干的暖意。

风就这样吹过来把这些气味带走了混在一起,可永远不会有人分辨得出来,哪种是彼此纠缠,哪种是惺惺相惜。


PS:表达的有点不清楚……但其实我的理解,白夜行的故事是主人公为了自己所爱的人牺牲自己变成了白夜中的太阳这样的故事,之前有提过阿尔弗雷德说侦探小说爱好者了解这一点,就猜到了露露写那段话其实是和主人公的感情产生了共鸣。就是开头那段“白夜行,光耀黑暗而行”



评论 ( 1 )
热度 ( 64 )
  1. gkfjdsdfy白日焰 一边咸鱼躺一边 转载了此文字
  2. gkfjdsdfy白日焰 一边咸鱼躺一边 转载了此文字
  3. gkfjdsdfy白日焰 一边咸鱼躺一边 转载了此文字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