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在那里不要动,
我现在就去见你

跨越无数个夜晚
跨越所有的
犹豫
迟疑
不安
恐惧

看着我,
看着我的眼睛

从今以后,
你再也不会孤独了

【米露 微Dover】 我与死神 与将死的恋人们

  • 大号这边把它补完了……其实还有一个已经想好的极东的后续,可能到时候发。先这样吧就。我觉得是糖

  • 🎂


我第一次见到伊万是在十岁那年的晚上。黑死病爆发的那年。

那是夏天,我记得。因为有蔷薇花的香气混合着肉类腐烂时特有的油腻腥甜从窗口灌进来,那是夏天才会出现的气味。我因为酷暑难以入睡,在床上翻来覆去。

这个时候我看见了伊万。

他是突然出现在房间里的,整个身体笼罩在一件古怪的黑斗篷之下,露出的一缕头发隐隐的在月光下发着光。我看到他俯下身吻了我临床的小女孩,然后像一只乌鸦一样悄无声息的离去了。

第二天,那个小女孩被抬出了房间,被白布遮住,我只能看见一只白的发青的僵硬的手臂从担架上挂下来。

他依然是在晚上出现,无声的吻了我身边的那些孩子,然后第二天又多了一个被抬出去的孩子。

我和梅格说了这件事,梅格说她现在还不想死,因为有熊二郎要照顾。她不能看见那个人,但她相信我,她总是相信我的。

熊二郎是梅格捡来的小白狗。第一次见到它的时候那只小狗躲在篱笆下瑟瑟发抖,白色的毛都脏成了灰黑。

因为个性太过安静了梅格一直被人忽视,她是孤儿院的透明人,甚至她和我说期待下一次被带走的是她。但熊二郎出现后她改变了想法。

人都是社会性动物,有爱与被爱的需要,爱能拯救一个人。

哪怕是来自一条狗。


也许是夏天过去的缘故,到了九月天渐渐转凉的时候原来疯狂蔓延的传染病平息了下来,我又能和朋友们一起玩了。

然后我以为危险要过去的时候,我在爬栏杆的时候从顶上摔了下来。

那之后的记忆都是混乱的,我记得在床上昏昏沉沉的躺了很久,伤口疼的发烫,视线泛着红光,还有,抱我回来的是那个死神。

你是死神吧。在他的怀里我迷迷糊糊的问他。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看他,我才发现有两点紫色的光,在他骷髅脸的后面闪着隐隐的光。大概是怕被他的吻夺走生命,我在他怀里一阵挣扎,结果弄掉了那张骷髅面具,露出的是一张称得上漂亮的男性青年的脸。

出乎意料的是,他把我抱回家以后就转身要走。你要去哪儿。我听见自己这么问,没了面具和斗篷,他看上去就像人类。我以后还会见到你吗。

会的。我好像听到他这么回答。我记不清了。


按照一般的情节发展,像死神这样充满神秘感的角色一定是偶尔出现一次以后很多年都没再见,但伊万不一样,他不按套路来。

那之后我经常见到他。一开始还心惊胆战的怕他是来履行任务的,后来熟悉了才发现他并不是我想象的那样。他来,纯粹是为了改善生活条件的。

虽然是死神,但他也吃饭喝水看电影,只是大多数人都看不见他。后来甚至发生过冰箱里的伏特加少了一大半爸爸生气的训斥我而他这个罪魁祸首就笑眯眯的坐在旁边看我挨训这样的场景。

他还喜欢看电影,只在深夜的时候自己去没人的电影院看。高中时我和他一起看过恐怖片,吓得撒了一地爆米花,还被他嘲笑明明身边就有个死神为什么还怕这种东西。


我有时候会想他是不是喜欢我。但好像又不对,因为他曾经在睡梦中喊过一个女孩的名字,娜塔莎……姐姐,娜塔。我猜那是他的恋人。伊万那双紫色的眼睛没有流露过太多情绪,那也是我第一次在他脸上发现“悲伤”这种情绪。

也许只是因为孤独。而我是能看到他的少数人,所以他才和我待在一起。反正人类寿命短暂,再等几年一样可以带走我。

但长大以后,看到他的次数反而少了。我猜想是不是死神和人类一样也会升职什么的,他工作比以前更多了才会这样。

大学的时候靠了临近一所艺术学院,在那里因为我的表姐罗莎,我认识了弗朗索瓦丝。

弗朗是学绘画的,穿衣很有艺术家的波希米亚风。

就是说老打扮的跟乞丐似的,不过她穿什么都会好看。

罗莎是她公开的恋人。在艺术学院这种关系的宽容远比外面的真实社会大,何况当身边有了盟友的时候,要和世界都不会觉得恐惧。

她俩从小认识,从小打到大打出感情了,到大学就在一起了。

我在宿舍看到伊万的时候并没有太惊讶,他来找我也是常事。我惊讶的是他的目光一直没离开过弗朗索瓦丝。

我猜有两种可能,要么他爱上弗朗索瓦丝了,要么弗朗索瓦丝要被带走了,后一种的可能性更大。但我两种都不想看见。


接下来的事情验证了我的猜想。弗朗索瓦丝没再来上课。再过了几天,我再见到罗莎的时候,只有她一个人了。

我觉得她好像和平时有什么不一样,然后我意识到,她用的香水是法兰西粉玫瑰。

弗朗索瓦丝常用的那一款。弗朗索瓦丝身上的味道。


从伊万那里我知道了她们分别时候说的话。

我不想和你分开但时间真的不早了。

时间真的不早了但是我还不想和你分开。

两个人把这句话当成告别语翻来覆去的说了很多遍,最后在医院她抱着弗朗睡着了。


我在教堂参加葬礼的时候看见了伊万。

他没有穿平时那件斗篷,没有戴那个骷髅面具,反而在衣领上插了一朵粉色的玫瑰,和默哀的人站在一起,低着头很忧伤的样子。没人看见他,他其实也没来的必要。他走出去的时候那些停在门口的白鸽像是感觉到了什么,哗啦啦全部飞了起来。

我在帮罗莎整理弗朗的照片时,意外的发现了一个熟悉的人。

因为是张老照片了,有些褪色。但那双独特的紫色眼睛绝对是伊万没错。那大概是伊万小时候的样子。那个时候弗朗索瓦丝更小,坐在伊万旁边,带着一脸的微笑。


在电影【恐怖游轮】里提到过一个希腊神话。西西弗斯是科林斯的建立者和国王。

他一度绑架了死神,让世间没有了死亡。最后,西西弗斯触犯了众神,诸神为了惩罚西西弗斯,便要求他把一块巨石推上山顶。

而由于那巨石太重了,每每未上山顶就又滚下山去,前功尽弃,于是他就不断重复、永无止境地做这件事——诸神认为再也没有比进行这种无效无望的劳动更为严厉的惩罚了。

欺骗死神的代价就是自己永远在生与死的边缘徘徊。


做了一个梦中梦。

梦里的少年为了找回自己已经去世的家人使用了不被允许的魔法试图欺骗死神,结果掉进黑色的漩涡之中,当他醒来的时候发现他的影子不见了,身边的人再也看不见他,他成了新一代的死神。


醒来的时候我看见伊万坐在窗台上,望着窗外的月亮,黑色的宽大斗篷被风吹的鼓起,像乌鸦的翅膀。

一如初次见面的那天晚上。


嗨,伊万。

我和他打了个招呼,把手边的桌子上喝了一半的可乐递给他。他转过脸来看我,紫色的眼睛亮晶晶的在黑夜里闪着光。那一刻,我几乎产生了俯下身去亲吻他的冲动。

你都知道了吧。伊万说。

嗯。

我想告诉你一件事,阿尔弗雷德。死神的吻能带走人类的生命,同样的,人类的吻也可以让死神消失。

啊,所以如果那天我受不了你了就强吻你就可以了吗。

去你妈的。

我不知道该不该这么做,但我突然很想抱住他。所以我从背后把他抱住了。伊万看上去高大,但实际抱起来却感觉没多少分量,我甚至怀疑掀开他的衣服是不是只能看见白色的骨架。

阿尔弗雷德,你会吻我吗。……你笑什么。

不,没事。只是想到第一个告白对象不是异性不是同龄人甚至不是人类,觉得我真是无可救药啊。

我没有在和你告白。

但我在。

属于人类的,带着温热体温的吻落了下来,从额头一路向下,到了嘴唇的地方停了下来。

……别消失啊,伊万。我捧着他的脸这样说道。

伊万大概是犹豫了一下,没有说话,但是伸出手抱住了我。


初夏热烈腥甜的蔷薇的气味一浪浪从远处涌来,一如初见那天。




来源:疯兔子

评论(3)
热度(37)
  1. gkfjdsdfy白日焰 转载了此文字
  2. 白日焰白日焰 转载了此文字  到 说骚话专用子博
  3. 白昼白日焰 转载了此文字
    吹爆你啊十分感谢!!!😭😭😭生日蛋糕我会吃掉的(。
  4. 白日焰说骚话专用子博 转载了此文字

© 白日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