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在那里不要动,
我现在就去见你

跨越无数个夜晚
跨越所有的
犹豫
迟疑
不安
恐惧

看着我,
看着我的眼睛

从今以后,
你再也不会孤独了

北方广场 后记

距离我写完这篇,已经过去了三年时间。

说下文和对文中几位的个人理解。

题目北方广场是隐喻。就像文里提到的那样,那是个很美丽很古老,能实现所有愿望却完全不存在的广场。所以说这其实象征了文章中几个主角明知不可能实现却又舍不得放弃的愿望,再直白一点说,也就是执念。

这几个人都放不下过去。都有无法实现的愿望。为什么无法实现,有关于他们特殊的身份(香对耀的感情,亚瑟对香的不舍),也有关于他们各自的经历(耀湾之间的关系),有关于他们特殊的个性(耀湾,菊耀,港耀这个因素都有)。


再说一下这里的人物。在我的理解中,亚细亚四子(不算勇殊)的能力应该都是不相上下的。虽然都是耀带大的孩子,但澳是最完整的继承了耀温柔的一面的(即使在后来耀自己不得不把这一面隐藏起来)所以虽然澳很清楚自己的能力但是他始终有点与世无争的感觉,他没有野心,也最不可能去伤害别人。但在很多地方他才是最明智最清醒的那个人。

湾湾嘛,我一直觉得应该是个外热内冷的女孩子,她经历的很多。小时候耀应该是很宠她的,所以后来她才那么恨耀,但是这里的设定呢,一定程度上她是明白耀的,也是原谅了他的。我很喜欢王湾这个角色,回头看这篇我觉得王湾是我塑造的最满意的一个。(最崩的是露露亚瑟和菊,orz。当时的理解真的有偏差)她呢和香应该是互有好感的,文里她希望香得到幸福一定程度上是想看到自己失去的香能得到。


香和菊。这两个人都属于很清楚自己的能力且对自己能力毫不怀疑的那种人。都有野心,都谨慎小心极有耐性,甚至自私的程度可能都不相上下,只不过比起香,菊的身份更特殊,所以很多事上他有更大的权力为自己争取。另外比起菊,香的个性更消极。比起湾,香是外冷内热。

现在发现我当时对菊的认识真的偏差很大orz。小菊真对不起。要概况这个人的话菊与刀这个形容可能是最合适的。我个人觉得菊和耀有些地方很像(非常谦逊有礼同时又非常高傲自负,恪守传统同时又会有革新)。


港耀是主线是肯定的,另外其实我很喜欢港湾这条线。

离家出走以后湾对耀的感情很大一部分转移到香身上,所以她对香其实挺依赖的,她也清楚香在意她,所以打电话第一个就找他。他们两个的感情既有兄妹情(本家设定好像是姐弟orz)又有同病相怜惺惺相惜的感情(啥?)还有就是……咳。但是湾知道比起她王耀在香心目中有更重的地位,所以虽然两个人某种程度上都互有好感且都对此心知肚明,但是两个人都不会越界也不会说破。

最后说港耀。

香对耀的感情挺复杂的。有幼年时期就开始的崇拜之情,有兄弟之间的手足情,离开时积累的天长日久的思念之情,也有……嗯,你懂的。同时香对耀应该也是存在怨恨的,虽然他不表达出来。

另外港耀和港湾有一点像。那就是香是知道耀是喜欢他的,但是一他不确定他的喜欢有多少是怎样的喜欢,二他的个性就是谨慎且自尊的,三最重要的一点,他清楚有很多东西在耀的心目中占据了比他更重要的位置(比如国民比如民族),所以他们两个也是这样,某种程度上彼此心知肚明但就是不说破。

大概因为我喜欢这种若即若离的关系吧,萌的几个CP好像都是这样。

 

谢谢诸位喜欢。


原后记:

 于是我是已经完结了还有废话没说完的熊猫
最开始有写这篇文的念头是因为一场梦,就是第一章开头的那个场景,梦醒的时候发现自己手居然在黑暗中向前伸着—像要抓住什么一样——那一瞬间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有一种心里什么东西在刹那间崩溃的难过。
之后去哈尔滨玩了一趟(蛇精病谁要听你说这个),然后在某条完全欧式风情的小街遇上了大雪,在一个咖啡馆门口避雪的时候正好看见一个哥哥牵着弟弟妹妹的手在大雪里狂奔。那时突然有种时空错乱的感觉——好像突然看见了耀君在茫茫大雪里回头对我笑了一下,然后不知怎么眼睛就湿了。
当天晚上又做了一个梦,就是结尾的场景。穿着黑色长风衣的小香一个人站在广场中央,背后是白鸽和夕阳,暖黄色的光线像旧照片一样的感觉。他背后有一座巨大的时钟在不停转动。
对,其实开始写的时候明确的就只有这两个场景,写到后来感觉不是我自己在编故事是人物自主推动着情节的发展。
第一次写文还是有很多不足啊,有好多地方处理的不满意,包括现在还是有种想全盘推翻重写的冲动。(处女座的蛇精病)
下个学期初三了不会有精力开新坑填。不过一直有一篇{南方旅社}想写,现在的文笔肯定比之前成熟很多。可是这一定会是个大长篇啊。


就这样了,各位,再见。


评论(14)
热度(30)

© 白日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