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雨天蝴蝶去了哪里 (PG15)

http://music.163.com/#/song?id=28302376背景音乐

 

1991年12月7日  晴  好冷啊

  

我现在住在森林旁边的一个小旅馆里,这个时候来苏联的人很少,旅店里除我和老板之外似乎没有别人。

 

老板是个老兵,参加过二战,话很少。而且不知为什么,他总给我一种熟悉的感觉。和他在一起,我总会不由自主的想起我的祖国。我年轻而强大的祖国.

 

虽然是个用烂了的比喻,但还是想说,这儿真像是个童话里才有的地方。

 

旅馆后有一大片白桦林,风吹过的时候整个林子瑟瑟作响。整个湖就像一块巨大而冰冷的蓝宝石被林子怀抱着。白桦林是一大片迷离的金色,中间夹杂着细碎的橘黄和火红。

阳光照进林子里投下的影子纵横交错,雪地上一片光影斑驳,如果是童话的话,该是个凄美的童话吧。

 

总觉得这个地方冷的不可思议,也许是因为太冷清了吧。

 

 

1991年12月8日 小雪 

 

傍晚光线下的那片林子真是美极了,拍到了几张不错的照片。

西伯利亚冬天的阳光,就像是个谎言一样,再灿烂再耀眼也是一点暖意都没有。

 

连阳光都是这么冷冰冰的,真不知道在这个国家还会有什么是温暖的。

老板寡言,所以在这儿几乎没有人说话,虽然这地方很美,但是太寂寞了。拍出满意的照片以后就早点回家吧,好想念家里的汉堡和可乐啊。

 

今天发现临近湖边的一颗白桦树很奇怪,就算没有风也一直抖个不停,像在跳舞一样。

 

给那棵奇怪的小树起了个名字,叫白蝴蝶。 

 

1991年12月9日 雪停 

 

 

 

连续第几天了呢,看到那个小孩。或者说他其实一开始就在,只是我没留意到。是老板的家里人吗……可是为什么老板不管呢?

 

 

 

大概十几岁都不到的样子,瘦瘦小小的,带着个旧围巾,一见人就跑。有一次,在湖边遇到他,他正看湖看得入神没注意到有人。我这才注意到,他有一双极其漂亮的眼睛。

 

他的眼睛是潮湿的紫色。

 

  1991年12 月10日

 

深夜一点,我听到有人在哭。

 

声音似乎是从老板房间里穿来的。

 

忍不住好奇心,往里面偷看了一眼。发现他的床上睡着那个孩子。老板在床边坐着,他紧紧地抱着那个孩子的手臂,像是在哭。

 

过了一会儿,他把头埋进自己的手臂间,似乎睡着了的样子。

 

回房间的时候隐隐地听到了后面传来一声叹息。

 

1991年 12月 11日

 

这几天才发现,从不知道什么地方总是传来歌声。

 

唱的都是苏联的老歌,隐隐约约的,好像听到了其中有【喀秋莎】和【山楂树】。

唱歌的那个声音像是个稚嫩的童声,可是又透着说不出的沧桑。

 

或者说,那像是梦境中才会出现的声音,总透着一点形容不出的虚幻感,一直扎到什么深深的地方去,听了就莫名想让人叹息。如果是女孩子的话,会听得哭出来的吧。

 

 

“这是黑暗的声音。”

 

我不由得小声地这么嘟囔了一句。

 

 

1991年  12月 12日

 

那个小孩子是树精吧。是这个国家里白桦树的精灵。

说起来,他确实和白桦树说不出的相像。

 

今天下午的时候去湖边拍照,没有风,但是那棵白桦树的枝条依然像跳舞一样瑟瑟抖动着。雪地上落满了金色橘色的叶子。那孩子就站在那棵树旁边 。这次,他看到我来了也没有跑开。

 

“早.” 他看了我一眼,没回答。我指了指那棵白桦树,你看,它在跳舞呢。

 

他摇头。

不是在跳舞,它在哭呢。他说。

 

说完他走上前,轻轻地抱住了那棵树。动作温柔地像在拥抱恋人。他用低低地声音和那树说着什么,我这才发现虽然他看上去不会超过十岁,声音却总透着说不出的悲伤(我的错觉?)

 

但那棵树,真的没有再发抖。在他怀里渐渐安静下来了。

 

他说,它没有朋友也没有家人,觉得太寂寞了,所以忍不住哭了。

 

 

 

1991年 12 月 19日 

 

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的。那是犯罪啊!

不可能的……

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我是在做梦吗……

我一定是在做梦……

 

现在是深夜,大概十一二点的样子。

 

今天晚上不知道为什么心里一直静不下来,翻来覆去很久都睡不着。想着既然这样就去外面走走吧,正好看看深夜时的白桦林是什么样子。

 

走下楼道的时候意外地发现老板的房间透着橘黄的灯光,既然他还没睡就和他说会儿话。因为不想贸然进去,就在门缝里先看了一眼——我的心脏狂跳起来,下意识地捂住了嘴才没叫出声。

 

那个孩子和老板在一起。

 

准确地说,从门缝里望去。他坐在书桌前的那把木椅上,那个孩子安静地待在他的怀里被他抱着。他的头发在橘黄的灯光下散发着一圈柔柔的光晕。他亲吻着那个孩子柔软的铂金色头发,一边用手轻轻地揉着他的头发。那个孩子闭着眼睛,微微扬起脸来任他亲吻厮磨。他们都没发现我。他似乎很满意那个孩子这样的表现,脸上带着隐隐的笑意,然后微微加重了亲吻的力度,在那个孩子耳垂下的位置留下一圈浅浅的红痕。

 

他怀里的人张开了眼睛,不满似得看了他一眼。然后起身,无声地骑到他大腿上用挑衅的眼神看着他,俯下身,报复似地狠狠咬住了他的嘴唇。我离得这么远,也能清晰地听到他们接吻时,唇舌间相接的淫靡水声。

 

回想起来,那个笼罩在橙黄色灯光下的画面,就像一个荒诞的梦境.

 

至少他们不可能是父子关系,他们不像。

 

那个老人的眼睛是深蓝色的,他老了,那颜色变得有些浑浊。而那个孩子呢,是罕见的紫色眼睛。这样说起来,他们长得也不像。那个孩子是典型的东欧人长相,五官深邃皮肤略显苍白。那个老板不知怎么,总给我一种很熟悉的感觉……

 

尤其是他们之间的气氛,他们对视时的眼神怎么说也更像是,更像是……

 

情人……

 

 

1991年12  月20  日  

 

不久就可以回国了吧.

 

这个国家, 快要崩溃了.

 

1991年12  月 22 日

 

旅馆的墙上有一张旧照片,之前没留意到。那张照片大概是二战时候的事吧,因为看到照片下面标的日期是 1945.5.9。是黑白照,一张合影。照片上是两个穿着军装的士兵,带着已经磨破的手套,脸上沾了血污。左边的那个笑着的人大概二十岁的样子,很明显是老兵年轻时。

 

右边那个看上去更成熟一点的是谁呢,我仔细看了很久。总觉得眼熟,却又说不上来是像谁。

 

我一定是见过他的。

 

1991年 12 月 23 日

 

今天那个老家伙把黑咖啡送进来的时候我鼓起勇气和他说,身为一个美国公民,我不歧视任何一种恋爱形式,但你那是犯罪。”

 

什么?他偏过头,冲我笑了一下。从那个笑容里我看得出,他年轻时绝对是个很迷人的家伙。

 

我我我我看见了!你和那个孩子……你们……

 

他停顿了一会儿,然后突然爆发出一阵大笑。反而让我觉得有些不知所措。

他笑了好一会儿才停下来。

 

嘿伙计,有些事我要告诉你。他说道,用的是纯正的美式英语。首先,你看到的可不是个真正的小孩子,他是我的伊万。另外,我也是美国人。

 

我突然想起了那张照片上的另一个人是谁。

那个孩子长大以后,应该就是那个样子。

 

1991年12月25日  天晴

 

今天,我回到了洛杉矶。

 

同事们在麦当劳为我举办了欢迎派对。我拍的照片很受好评。所有人都说,这真像是童话里才有的地方。

 

 

 

电视上在转播新闻实况,不过似乎没有人在意的样子,我看到红场的镜头匆匆掠过,镜头一转,转向了主持人。

 

不知道为什么,今天好像所有人都格外开心。

 

 

 

这张照片看起来不太一样呢。一个女同事拿起其中一张指给我看。

 

 

 

照片上是一片茫茫的雪原。树林两个人孤零零地站在那里,没有拥抱也没有对视,可就是让人感觉他们之间存在着某种无法割裂联系。

 

 

 

因为是唯一一张人像摄影吧。我这么心不在焉地回答了一句。

 

 

 

外面阳光很好,地板被照得亮如雪地。

 

 

明日天地 只恐怕认不出自己

仍未忘跟你约定 假如没有死 

就算你壮阔胸膛  不敌天气 

两鬓斑白 都可认得你 

 

 

后记以及注解:

 

白桦树是露露家的国树,寓意是生与死的考验。

 

露露是普通人,但是他一出生就是老人的样子,随着后来慢慢长大外貌会越来越年轻。死的时候就是小孩子的样子,文章中看到的露露其实已经是身体极其衰弱的老人了。(用了电影【本杰明巴顿奇事】的梗。

老板(那个老兵)是阿尔弗雷德。

 

米和露是二战时期认识的,那个时候露露差不多外貌是二三十岁,米是真.19岁。虽然那时候就已经互相吸引了但是战争一结束露露就回国躲着阿尔(因为不想让米知道他这种身体体质让米觉得他是怪物)但是最终还是被米找到了,找到的时候两个人都已经是老人了,米表示不管怎样那都是你所以外表有什么关系who TM care啊,于是两个人在露露躲着的森林里建了个旅馆过着与世隔绝的生活。小记者去的时候露其实已经是濒死的状态了,结尾那个时间是苏联消失的时间,也是文章中露露的死亡时间。

 

  

 

 

评论 ( 2 )
热度 ( 54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