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日焰 一边咸鱼躺一边

一个总是笑容满面的无可救药的悲观主义者

双人文手问卷

明明傻安安你也常叫。以及小AK好可爱这个梗好棒呜呜呜

DK:

  1. 先简单介绍一下自己

偏激型角色厨!月神是我心口的朱砂痣!伊万是我正宫!西索是我女朋友!

以及猎人和死亡笔记真的很好看你们不入坑嘛

好吧偏题了2333这里DK,一个话痨

 

  1. 对对方的称呼

安安 

常用就这个吧2333

 

  1. 回忆一下对方写过的同人,简单评价一下对方的文风

最大的感受是静谧。

和她所说的一样我们是完全不同的两种类型,她的文字就像一帧帧电影画面,色彩浓郁,情节缓缓铺陈。

我的话太急躁啦,笔力也不足,完全做不到像她那样细致地刻画一个微小的感情变化。

 

  1. 和对方的关系

朋友

这么说感觉好俗套哦哈哈,和她相处非常轻松【比心】各个方面的偏好都出奇的一致

其实我想要用挚友【划掉】但是也太日漫了,还gaygay的

 

  1. 喜欢的作家(画家)是

很多啊!我杂食的!

非要提几个的话,那我只说莫奈好了,我喜欢的画家好像印象派多一点

作家的话也很多,杰克伦敦啊马克李维啊大刘啊,聊他们我可以聊上好几天w

漫画家的话尤其喜欢富坚义博和田岛昭宇,前者是剧情和分镜,后者是画风

 

6.你觉得最能体现对方对于CP的理解的一段文是

“我挺喜欢这部电影的。”他走到我身边坐下:“摄影很漂亮,而且,里面有句台词我很喜欢。”

“哪句?”

“告诉我,怎样才能戒掉你。抛开性格上的差异,两人的的确确都是健壮骠悍的牛仔硬汉。一边打架一边相爱。这是导演的高明之处,也是意图所在。这部电影表达的是爱,纯粹的爱。一种普遍的情感。广泛意义上的爱情,不应局限于男人或女人。”

“这也是你对同性间爱情的看法吗?”

这时电影的剧情是雪夜之后,Ennis对jack说,我不是同性恋,只是…太冷了而已。

“那你呢,琼斯?你怎么看,对于这种同性间的……”

“实话说,我不知道。以前接触到的这种题材的电影都是一个阴柔一个阳刚的组合,可是这里……是两个真正有力量的男人。只是,看的时候会觉得说不出的难受。对了伊万,你出去干嘛了?”

“看海啊。”

"我带相机来了。今天下午,电影看完以后,去拍大海吧。”

晚十七点二十一分,电影结束,我们在大海边。

摄影里面有个专用词叫magic time,专门用来形容黄昏时分,这时光线的迷幻和美丽,确实就像魔术一样。面前的大海闪烁着细碎的金光,那片蓝色比照片上更加澄澈深沉。天边是浓艳妖娆的玫瑰色落日,几只白色的海鸟掠过海面。

“这地方用来拍照片简直完美。”伊万感叹。

“不,我不这么认为。缺人物呢,人物可是摄影的灵魂。”

他转头看了看我,明白了我的意思。

“好吧,我当你的模特。不过就一张。”

“一张,足够了。站到那边的礁石上去吧,闭上眼睛,听我倒数十下再睁开。” 

一,二,三。

蓝色的海潮向后退去,他背后天一片浓云被吹散,一片金光洒落到海面。海鸟在他头顶巡回。

四,五,六。

撞击上礁石的海潮泛起白色的泡沫,他铂金色的头发在风中像一把柔软的海藻,略显苍白的皮肤被镀上一层金色,衬衫被风吹的鼓起。

七,八,九,十。

哗啦——!

巨大的海浪在他身后骤然升腾。他睁开的紫色眼睛像是里藏了另一片海洋。

我听到我的心脏叹息说,告诉我,怎样才能戒掉你

 

  1. 贴出你最喜欢的对方的一段文

走下楼道的时候意外地发现老板的房间透着橘黄的灯光,既然他还没睡就和他说会儿话。因为不想贸然进去,就在门缝里先看了一眼——我的心脏狂跳起来,下意识地捂住了嘴才没叫出声。

那个孩子和老板在一起。

准确地说,从门缝里望去。他坐在书桌前的那把木椅上,那个孩子安静地待在他的怀里被他抱着。他的头发在橘黄的灯光下散发着一圈柔柔的光晕。他亲吻着那个孩子柔软的铂金色头发,一边用手轻轻地揉着他的头发。那个孩子闭着眼睛,微微扬起脸来任他亲吻厮磨。他们都没发现我。他似乎很满意那个孩子这样的表现,脸上带着隐隐的笑意,然后微微加重了亲吻的力度,在那个孩子耳垂下的位置留下一圈浅浅的红痕。

他怀里的人张开了眼睛,不满似得看了他一眼。然后起身,无声地骑到他大腿上用挑衅的眼神看着他,俯下身,报复似地狠狠咬住了他的嘴唇。我离得这么远,也能清晰地听到他们接吻时,唇舌间相接的淫靡水声。

回想起来,那个笼罩在橙黄色灯光下的画面,就像一个荒诞的梦境.

至少他们不可能是父子关系,他们不像。

那个老人的眼睛是深蓝色的,他老了,那颜色变得有些浑浊。而那个孩子呢,是罕见的紫色眼睛。这样说起来,他们长得也不像。那个孩子是典型的东欧人长相,五官深邃皮肤略显苍白。那个老板不知怎么,总给我一种很熟悉的感觉……

尤其是他们之间的气氛,他们对视时的眼神怎么说也更像是,更像是……

情人……

 

  1. 贴出自己修改最多的一段文

一般情况下是一气呵成最多改一下字句和捉虫x

修改得多说明写得很糟心啦ww

PS这篇文到现在都没成功产出来呢

------------------------------------------------------------------

今天的这位病人身份非常特殊,阿纳托利忍不住连连擦拭自己光滑的桌面,在此之前他已经检查过自己这间位于高层建筑物里的私人住所多次以保证从地板缝隙到柜门把手都一尘不染,做完这些后他的手表指针才刚刚走到两点——离那位特殊的病人预约的时间还有半个小时。可他不敢坐下,他站在了门后,以确保自己在那位病人敲响房门的第一时间拉开它并展露出自己最无可挑剔的仁爱笑容迎接。

天呐,天呐...阿纳托利开始有点慌张,他的心理学真正走上学术道路是从跨出圣彼得堡国立大学大门开始的,从资格来看,他完全没可能会被这样的人物看中。

阿纳托利的心情在一分一秒的流逝中得以平复,他正努力把自己调整到最佳状态,这位病人比他之前遇到的身份都要来得显赫,不...或许并不会有别的人能超越他了,至少在俄罗斯是如此。

结束之后,我要去买张彩票。阿纳托利这么想,被自己乐观的想法逗乐。

当门外传来脚步声时,他的心脏再次被提到咽喉,脚步声停在自己的门前——那位病人站在与自己仅隔了一扇门的地方!阿纳托利甚至想主动拉开门并拥抱他,说

“我热爱您已有三十余年!我的祖国!”

 

伊万布拉金斯基对着门牌整理了自己的衣领,他今天来得匆忙,恩,刚刚从某个美国佬的床上折腾起来,最近他总是如此,虽然自己也讲不清为什么会迷迷糊糊地就和人上了床。不过他也不承认是自己上司所说的那样是阿尔弗雷德给自己下了心理暗示。他婉拒了上司给他推荐的国家机构里顶尖的心理学大师,虽然他们保证会为自己这种活了上千年的老家伙心里那点小秘密守口如瓶,但是伊万依旧不喜欢被人把底子都揭出来的感觉,他曾经试过,事后会让人有把那位可怜的心理学专家灭口的冲动。

几乎是在他的手刚触碰到门板的一瞬间,这扇门就被从内拉开了,门的背后露出一张笑得稍微有些抽促的脸...

 

“就从现在开始吧。”像在自己家中一般随意而熟练的病人直接在他对面落座,冷静的态度让阿纳托利反而觉得自己是有心理问题需要求助的患者,他坐在舒适的椅子上,就像小学时代坐在又硬又小的板凳上即将接受老师的批评。

老实说,他看不出这位伟大的先生有什么问题。

“布拉金斯基先生,对么?”阿纳托利开始一点点地找回自己的步调,他从一开始就被对方特别的身份唬住了,但是对方是来干什么的?找心理医生,他需要有天使一般的人物帮助自己解决心理上的一些不太好说出口的问题,而自己是什么?心理医生!他得解决这些问题,首先他得找回自己平常的步调。

为了保证足够隐秘,他们开始进行治疗的位置在阿纳托利的家里,经过检查后,阿纳托利

听从电话里的建议给自己的阳台上放了几盆向日葵,病人来的时候透过窗户就可以欣赏它们,虽然阳光不够充足不能让它们生长旺盛,不过对付这几天已经足够。

“是的,伊万,伊万布拉金斯基,希望你手上的资料有正确的写上我的名字。”伊万微笑,“直接开始吧。”

 

  1. 贴出你认为对方写的角色最还原的一段话

题六!!!

不是敷衍是我真的很喜欢那篇啊

 

  1. 给对方出个题,什么都可以

我想看AK和露露的故事!!!

 

  1. 现在按上面的题目写一段文吧

居然是触手,好的好的我也想看233

 

  1. 试着写一段对方喜欢但不常写的CP的文

(AK×露/人类AU/父子设定/偷影子的人)

“准备好了吗?”

伊万问我,我点了点头,他从架子上拿了一条红色的毛线围巾把我暴露在空气中的脖子裹住,在他打理好我领子的皱褶后,我将我的手塞进了他的手心。

这大概是我们最和谐最像...亲人的一天?

从我来到莫斯科的第一天起,就已经在倒数回家的日子了,在伊万布拉金斯基身边的生活比我想象的还难熬,老实说,我并不觉得我有什么需要和他沟通的,矛盾的主要责任应该在他,是他一直板着张脸不跟我说话的。

今天的伊万却像被人抽去了灵魂一般,他握着我的手大步流星地走在前面,我小心地不让我们的影子重合到一起,谁知他突然停住了脚步,我扯着旅行箱的拉杆一头撞在他的背上。

——噢,这可真是太糟了。

“跟那些坏小子混在一起,你的腿就变短了吗?”伊万略带讥讽地说。

我不反驳他,而是目不转睛地盯着地面,心里大喊着“不!我可不想听他说一些肮脏的小秘密!”可惜我的眼神并不能阻止我脚下的影子慢慢变大,最后长长地拖在身后,和我的身形极不相符,与之相对的是伊万布拉金斯基的影子逐渐变小,最后缩到一个孩童的尺寸——因为那原本就是我的影子。

“自从和阿尔弗雷德那家伙在一起住了过后,这孩子就开始远离我了。”

“我感到非常的...失望...”

“如果能和我生活,或许就不会改变了吧?”

我默不作声地听着,一团黑影伏在我的肩头,徐徐讲述,并不会因为我不想当一个好听众就住口。而现实中的伊万却挑了挑眉毛,转身继续拉着我往电话中约好的地点走。而他的影子却有着说不尽的言语,我勾了勾他的手心,因为隔着厚实的手套布料,他好像并没有察觉到我的小动作,我们即将要走进一片浓郁的树荫,紧黏在我身后的影子发出一声悲戚的叹息。

我听见它说,伊万的声音在说:“不要离开我。”

 

阿尔弗雷德早已在重点等候,他见我们两人一前一后地抵达,就将随意地叼在唇边的烟头按在路边的石碑上碾灭,他挑衅地看着伊万。伊万停止了脚步,并不打算回应他,有力的手掌在我背后轻轻一推:“去吧。”

我点了点头,一路小跑到阿尔弗雷德身边并阻止了他拉开车门的动作。

阿尔不解地看着我,等待我给他一个合理的解释。

我深吸了一口气,鼓起勇气,说:“我现在还不想回美国。”

 

  1. 写一段对方本命的小黄文

已经写过很多了2333这次算了吧

安安的水下接吻lovelove!!

 

  1. 挑战一下用对方的文风写自己的本命

笔力不足....臣妾做不到啊!

 

  1. 喜欢写HE还是BE

HE,不过我打HE tag的时候有人跟我说过明明是BE!可能是大家对HE和BE的理解不太一样吧2333我是觉得感情上的大圆满也可以是HE的(虽然角色死亡)

写长篇一点的话就真的多是HE啦

 

  1. 最想看对方写什么样的文呢

有老电影味道的米露

我特别想看他尝试写写西部牛仔那种老电影的梗,一定非常有味道

 

  1. 有想过和对方合作填坑吗

没有哦,就是安安说的那个原因!风格很违和啦w

 

  1. 和小伙伴说句话吧

私密纳塞!!!

是我不好qwq我拖了这么久我有罪

认识你是非常幸运的一件事,要继续一起爱冷战嗷嗷嗷

 

@ 

评论
热度 ( 27 )
  1. 白日焰 一边咸鱼躺一边DK 转载了此文字
    明明傻安安你也常叫。以及小AK好可爱这个梗好棒呜呜呜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