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要那束光

向我心脏开枪

ps:阿拉斯加和露露总让我想起高尔基文章里的一段话,大概意思是。他来之前我一直在黑暗中沉睡。是他把我从梦中唤醒,把我领到光明的地方。

bgm : http://sweetest2014.lofter.com/post/1cbd05d7_e09ff15

 

1.0 阿拉斯加和阿尔初次见面的故事

阿拉斯加会梦见一些他从未见过的画面。

 

黑色的夜晚,莫斯科整个处于熊熊燃烧的大火中,金红的火焰把天空都映成橘红。无数火焰像流星一样坠落。

或者是几条灰色的小巷,炮火闪烁,火光像夏夜的闪电,一闪即逝。之后漫长的时间,又是一片黑暗。黑暗中能听见谁剧烈的心跳声,火药混合着血腥味让人窒息。

 

他还在梦里见过娜塔莉亚姑姑和托里斯先生。他不明白为什么家里的孩子都怕娜塔莉亚姑姑,明明她是那么温柔的一个人,无论是在梦里还是现实,总是微笑着对他说话。那时候,阿拉斯加还没意识到自己和伊万有多相似。

 

还有一个人常常在梦里出现,但总看不清他的面目,也听不清说了什么。反而是他身上混合着小麦气息的阳光的味道异常真切。

 

只要这个人出现,梦境的色调就骤然明亮欢快起来。但无论怎么努力,看见的只有模糊的金色和蓝色,像水里的倒影。

 

他认识的最年长的国家,王耀说,大概阿拉斯加作为伊万的一部分诞生时也继承了一部分他的记忆,这些记忆平时不会出现,只在夜晚以梦境的形势表现出来。

 

因为都是伊万难以忘却的记忆,才会让你都能那么清晰的看到吧。王耀摸着他的头这么说。

 

王先生,那你知道这是谁吗?阿拉斯加把自己画的画举起来给他看。

 

噗哈哈……阿拉斯加你画画是像谁学的啊。王耀看到画忍不住笑了起来。画上只有蜡笔画的金蓝一大一小两个圈圈。不过我是知道是谁啦……不用急,你以后肯定会认识他的。他把画叠好还给阿拉斯加。         

 

第一次见到那个人是在一个夏天的傍晚。连着下了好几天的雨停了,整个世界湿漉漉的闪着光。阿拉斯加蹲在地上看看花园里的向日葵花苗,那宽大的叶子上沾着不少雨水,折射出晶莹的亮光。还要多久才能看到它开花呢呢……他歪着脖子这样想着。这时他突然发现水珠反射的光变成了金色,模模糊糊地像是个人形,他猛一抬头,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捏住了脸。

 

:“哎呀,真的很像他呢……”

说话的那个人有一头金色的头发,湛蓝的眼睛。他身上散发出一种说不出的阳光与活力。

:“是你呀!”阿拉斯加脱口而出。那个人欸了一声,笑容满面地捏着他的脸往两边用力地揉捏,他说,难道你以前见过我吗?

 

没等阿拉斯加回答他又自己接着说了下去,他说,小伊万……啊不你是阿拉斯加吧,我是伊万的朋友,我在和他玩捉迷藏现在找不到他了,你知道他在哪里吗?

他说着从口袋里掏出了一把糖塞到了阿拉斯加手里,然后就半蹲着笑眯眯地看着他等着回答。

阿拉斯加揉了揉被捏疼的脸颊,看着手里的糖犹豫了一下,小声说,伊万这几天都不在家,先生您找不到他的。

唔这样啊……我明白了。谢谢你。金发青年脸上的笑意更深了,他站起来径直走向屋里伊万休息的房间。

 

阿拉斯加疑惑地留在原地,他不明白为什么明明他说了谎却还是让青年一下就发现了伊万。他张开手掌看那几颗糖,因为手的温度已经有点融化了,蓝色的,散发着一股薄荷的香味。和那个人的眼睛颜色一样啊。阿拉斯加想。

 

2.0 阿拉斯加在米米那里第一天的故事

 

时近傍晚。

刚刚下过一场雨。卧室的玻璃上映出的红黄色光芒也像水一样流动着,阿拉斯加躺在床上一言不发,只是盯着流光发呆。

 

这是他来到这里的第一个晚上。

 

伊万寡言,即使以前在一起的晚上也不会说多少话,但就是感觉突然有了某种巨大的失落。他悄悄揪紧了胸前的衣服想缓解一下心口的悸痛,又深深叹了口气。过了一会儿,他终于翻身下床,披着睡衣敲响了阿尔弗雷德办公室的门。

:“弗雷德先生……我睡不着……”

:“啊那就别睡了我带你出去玩吧!正好带你熟悉一下这里。”

阿尔弗雷德说着一把推开了椅子拉起阿拉斯加就往外跑。阿拉斯加那句:能不能给我讲讲和伊万有关的事情堵在喉咙口,没了机会说出来。

深夜的纽约比想象中要安静。阿尔弗雷德把车开到了一个大厦下面在门口停了下来。那是一栋白金色的建筑,很高,灯光在雨夜中湿漉漉的亮着。他转过身来对阿拉斯加说。

:“好了阿拉斯加,现在我要送你一个礼物。你把眼睛闭上,我让你睁开的时候才能睁开,好吗?”

似乎是坐着电梯上到了顶层,有潮湿的夜风吹到脸上,一切声音都被放大,听上去带着空旷的尾音。阿拉斯加牵着阿尔的手,感觉像是站到了一个高台上。他听到阿尔满是笑意的声音,阿拉斯加!现在,睁开眼睛吧!

他睁开眼睛。

一片无边无际的星海。

 

但又不是,那些密密麻麻的的光芒是在蜿蜒曲折的流动着的,像是真正的洋流一样,并且不像星星那样闪烁。

 

阿拉斯加和伊万住在一起时经常在晚上跑出去看星星,伊万那里的星空非常灿烂,但是星星不可能有眼前这片光的海洋一样有那么多的颜色,金黄,橘黄,白色还有清澈的湖水蓝,彼此交织星罗棋布,更像是夜晚的海底世界无数颜色不同的荧光水母和星空融合在一起形成的辉煌的奇迹。

 

或是恒星爆炸时那宇宙中最壮美的葬礼。而就在头顶是真正的星空,灿烂的星辰大海。阿拉斯加一边颤栗着一边被震撼得无法动弹。他想,他一辈子都无法忘记这个场景。

 

 

楼顶风很大,低啸的风把阿尔弗的衬衫和吹的骤然鼓起,他站在帝国大厦顶端振臂高喊:

 

——I'mthe king of the world!!!

 

 

然后他蹲下来把手里拿着的星条旗披在了阿拉斯加身上微微一笑。

:“欢迎加入,阿拉斯加。”

 

3.0十几年前。同样的地点,阿尔和伊万的场合

 

阿尔弗雷德的卧室里有个大书柜。中世纪风格,雕花精细考究,上面摆的小说书样式古典封面质朴。但如果靠近翻看,就会发现其实多是英国维多利亚时期的地下小说。更直白点说,小黄书。

:“你还真是个青春期的少年。”伊万翻开一本书,正好到有插图的一页。半人半羊形象的农牧神正追逐着衣着清凉的少女"呵,真是恶趣味。”他略带嘲讽的嗤笑出声。

 

:“我不相信你没有。”阿尔抢过书放回书架。:“而且我这都是亚瑟留在这儿的,他那儿这种书有好几大柜子……弗朗西斯也有!”

 

伊万蒙着眼睛的时候想起来这件事。

所以当阿尔说他要送一个惊喜给他的时候他的第一反应是他又有什么恶趣味了。但是出乎意料的,似乎是被带到了某个什么露天的地方。清凉的夜风混合着水气吹拂到脸上。他感觉到眼巾被取下,听到阿尔数一二三然后说好啦现在睁开眼吧!声音里透着掩饰不住的兴奋。

 

一片漫无边际的星海。

他愣了一下,然后发现不是。黑夜在这里仿佛凝固了,街灯闪着朦朦胧胧的光,几条长街横穿过这栋建筑又彼此交织在一起,像条发光的河流。这栋大楼是所有光芒交汇的中心,也在夜色中微微闪光。远处海岸线在月光下泛着亮,白的就像春天最后的雪。

 

阿尔弗雷德三步两步跨上大厦顶楼最高的地方,那里插着一面星条旗。他举起双手大声呼喊道。

——I'mthe king of the world!!!

 

语气活像是个觉得因为自己的力量感到自豪并且兴奋的孩子。

 

伊万看着他的背影。这构图确实像幅英雄的肖像画。背景是漫天星辰和闪亮的都市,阿尔的金发在风中飞扬着。伊万看着楼下从四面八方横穿过建筑物的车道突然想起一个词。

 

——万箭穿心。

 

 

 

 

 

PS:这篇源自微博上看到的梗。每个人的身体里每一颗原子都来自一颗爆炸了的恒星,你左手的原子和右手的原子也许来自不同的恒星,我们的一切都是星尘。然而我们死去时,却不能再度化为星尘,但星星的死和我们的死始终隔着亿万光年的距离彼此遥遥相望,因此我们并不孤独。不仅是你眼里有星辰大海,遇到你就是踏过无数星空的骨架。



4.0偶尔是能听见的        那些你们以为只有你们自己知道的事

 

我就要完成我的睡眠了。

半梦半醒间他做了一次深呼吸。已经是早晨了,阳光照得他的眼皮微微发烫,客厅里飘来一阵阵热咖啡的香气,加热过的黄油散发出类似焦糖和坚果混合的甜香。偶尔有几句阿尔弗雷德说话的声音漏进客厅。所有的意识都清醒着,可是却无法睁开眼睛。

 

快醒来吧。快醒来吧。阿拉斯加暗暗焦急着。

 

阿拉斯加。隐隐约约的好像听到了谁在叫他的名字。

阿拉斯加,快醒来吧。

 

;“——砰!”

 

一朵礼花从空中炸开。面带微笑的美利坚先生刚刚做完演讲正向人们挥手致意,他的金发上沾上了一些彩色的碎屑,阿拉斯加坐在第一排的位置看着,他的胸前别着一朵白色的礼花。刚刚结束了长达几十年的冷战,他看上去状态很好。台下的掌声经久不息。

 

这时,不合时宜的。阿拉斯加听到了一声长长的叹息。台上的人依然带着标志性的阳光笑容,可阿拉斯加因为那声叹息突然感到心里一颤,某个地方隐隐疼了起来。

 

第一次发现这件事是在他们的一次吵架后,双方都冷战了很久。期间在一次世界性会议上碰面了,那次会议上他们针锋相对的格外厉害。结束时阿拉斯加待在门口等阿尔,所有人正陆续离开。伊万走时阿拉斯加突然听到阿尔说,都不回头看一眼吗。他一惊,抬头看的时候发现阿尔并没有开口,脸上也并没有任何表情。

 

这之后这种情况又发生了很多次。偶尔会听到那些他们的那些以为只有自己知道的秘密。

 

最近的一次是在昨天晚上,阿拉斯加坐在电视机前,没有开灯。新闻台正转播着解体的消息,屏幕的光讲他的脸映成惨白。这时他清晰的听到了什么东西猛地摔破的声音,接着是一段很长时间的寂静。在那之后响起了小声的,被压抑着的哭声。那个,啜泣晚上一直没有消失。

 

阿拉斯加摸了摸胸口,默默地说,伊万,请你把给我的心脏拿走吧。它痛的实在太厉害了。



评论(1)
热度(51)
  1. DK白日 焰 转载了此文字
    原以为污er会给我刀,原来大的一柄在这里【捂心口】 之前看的时候还在犹豫 现在却能肯定了,如果我是A...

© 白日 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