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露】平静的野兽 (国设 糖 微好茶)

他始终不记得伊万哭的样子。

记忆中的伊万似乎总是一副微笑的样子,虽然那种笑容总让人觉得不是发自真心。

也去问过阿尔弗,然后那个混蛋满面笑容的想了一会儿说,见过哦,在床上的时候欺负过头的话就会哭出来哦,虽然自己不会意识到,但是他被( )哭的样子真的很…… 

好啦闭嘴,我可不想听你讲黄段子你这个混蛋家长。

即使被这样吐槽也并没有影响阿尔弗的心情,他愉快的吹了声口哨:小AK你想看我也不会给你机会哦~ 

那样的伊万,只有我一个人能看。他的笑容清楚的传递出这样的信息。明明只是来问个问题却莫名被塞了一嘴狗粮的阿拉斯加撇撇嘴跑开了。


不久之后阿拉斯加的房间换了隔音效果更好的隔板墙。

但是比起照顾自己,阿拉斯加更相信那是因为阿尔弗不愿意除他以外的任何人听到伊万那样的声音。

真是糟糕的占有欲。阿拉斯加想。


和王嘉龙认识是在英国的一家小酒吧里,双方分别疯狂吐槽了自家(临时)家长的糟糕厨艺和(前)家长的糟糕厨艺还有糟糕的个性,相谈甚欢相见恨晚,然后第二天飞机场一见面发现,原来大家吐槽的是同一个人。

……缘,妙不可言

然后他们两个就成了好友,谈话的主要内容是槽自家家长的糟糕男友。


‘欸我说…… 你们中国不是经常被问女朋友和妈妈同时掉进水里了先救谁,你觉得你哥哥会先救你还是柯克兰先生。“阿拉斯加说着把手里的冰可乐掺伏特加晃了晃。

”先救我吧,这点我还是有自信的,那你觉得你家那个家长会救谁?“

阿拉斯加撇撇嘴”琼斯先生吗,他会先拿出手机自拍:哈哈哈哈俄罗斯掉水里去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然后再看心情决定,多半还得求他。“

“这样想想好像还是你比较可怜,今晚的饮料我请吧。”王嘉龙同情的拍了拍阿拉斯加的肩膀。

阿拉斯加突然想起来什么似的,问“贺瑞斯,你见过王先生哭的样子吗。你那时候,是什么心情呢。”


不知道为什么会突然执着于想知道伊万有没有哭过。

真想知道的话为什么不去问问本人呢。

但是他始终有点怯于和伊万说话,尤其是在成为阿尔弗那边的一部分之后。

就像虽然嘴上嫌弃,他对阿尔弗始终有那么点不愿意承认的崇拜和畏惧。


然而在他有机会看到伊万的哭颜之前,出乎意料的,他先看到的是阿尔弗哭的样子。

并不是那个圣诞节的时候。

是在那之后,之后很久一个普通的晚上,他从伊万家里回来的时候。

那天刚刚入冬,阿尔弗出来的时候刚刚开始飘雪,伊万站在路灯下看着他打开车门转动钥匙准备离去,没有说话。

大概因为雪天的缘故,四下非常安静,安静的听得到他自己呼吸的声音。


阿尔弗像是等待着什么一样,停了一会才把车发动。

阿拉斯加从后视镜那里向后望去,伊万站在昏暗灯光下的身影,不知为什么看上去非常寂寞。

“明明只要他说一句我就会留下来的…… ”

阿拉斯加听到阿尔弗自言自语般的说“明明不喜欢下雪天一个人啊…… ”

不知道是灯光的作用还是什么,阿尔弗雷德的眼睛闪着湿漉漉的光,像蒙着水汽。

也许此情此景勾起了太多的回忆吧,又或许是因为那句关于动物伤感的谚语:做爱后所有动物都伤感。


“琼斯先生,我想留下。我想留在这里过夜。”

没有留下的借口的话只能我帮忙了,看你这个样子有点不忍心啊。


然后第二天早上发生了什么呢。

阿尔弗心满意足的披着浴袍从房间出来的时候阿拉斯加正在桌子前吃麦片,他问阿尔弗雷德:吃饱了?

阿尔弗雷德露出心满意足的笑容,用表扬的语气说“怎么小AK都学会讲荤话了呢。



评论 ( 7 )
热度 ( 96 )
  1. gkfjdsdfy白日焰 再努力一点 转载了此文字  到 1+1=
  2. gkfjdsdfy白日焰 再努力一点 转载了此文字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