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日焰

你永远不知道,
你是我渴望已久的晴天,
你是我猝不及防的暴雨。
你永远不知道,
你是我赖以生存的空气,
你是我难以忍受的饥饿。
你永远不知道,
我的爱人,
你也许永远不会知道

© 白日焰
Powered by LOFTER

无人知晓

http://www.kuwo.cn/yinyue/26233551/ (如果你不在)

 

  • 短篇已完。今天心情非常非常糟糕……  就当我是在发泄吧

  • 请配合BGM食用

每次身边有朋友死去,那些他关于你的记忆就会消失,痛苦也好幸福也好都会一并消失再有没有人知道。

你生命的一部分随着一起死去了。那些记忆无论珍贵还是平庸,从此,无人知晓。


阿尔弗醒来的时候已经是黄昏了,昏昏沉沉的睁开眼,天花板处掠过海鸟的灰色影子。

每次运动身体都会觉得吃力。心脏突突的跳动着,艰难的供应着需要的氧气。

已经是老人了啊。

翻身下床的时候踩到一脚的水。

整个房间的地板都淹没在了水中,他叹息了一声。

啊,又涨潮了啊。


大海的中央,孤零零的露着阿尔弗尖顶的房子。

虽然是大热天,阿尔弗仍然在屋顶上一刻不停的垒砌砖石。

不让自己的住所被淹没,只有这个办法了。

只剩下他一个人了啊。望着烈日下白茫茫的海面,已经是老人的琼斯先生不禁觉得有些寂寞。

因为分心的缘故,手一松,放在砖沿上的眼镜嗒一声,翻进了水里。


是老年人重要的眼镜,不能没有那个眼镜啊。

一切事物都因为失去了眼镜变得模糊不清,古怪扭曲。

阿尔弗从柜子深处找出了他的潜水服,跳进了海水之中。


有光从海面照射下来,一缕一缕的,被海水染成了浅浅的蓝色。像顶着一面巨大的琥珀。

虽然是夏天,但是海水仍然是冰凉的。


进到下一层的,已经完全被水淹没的房间时,地上有一个空酒杯。

阿尔弗停在那里。

弯腰捡起酒杯的时候看到伊万笑着坐在他的对面,桌子上放着鲜花,烛光熠熠像是在庆祝什么,伊万的嘴唇一张一合像是在说什么,可那些幻觉渐渐消散了。

像是随着火柴的渐渐熄灭,卖火柴的小女孩的那些美梦也渐渐消失一样。

阿尔弗仍维持着之前向对面伸出酒杯的动作,对着除了海水空无一物的房间说,干杯,万尼亚。


第二层被水淹没的房间,满满的放了一墙的照片。

除了他之外再没人知道的记忆。

他和伊万的第一次约会,他按照自己的喜好选了一大束红玫瑰做礼物,后来才知道对方喜欢朴素的向日葵远胜过玫瑰花。但照片里伊万看上去仍然是快乐的,像是在发着光一样的。

那些,都是除了他以外再没人知道的记忆,是无价的珍宝。

而随着伊万的死去带走的那些除了他以外没人知道的记忆,其实同样珍贵。


阿尔弗雷德其实已经死的差不多了,这个世界上没人还有和他有关的记忆。没人会为他哭泣或欢笑。

和他有关的人们早就一个个沉入了大海。

亚瑟,弗朗西斯,马修,王耀和本田菊……  最后是伊万。


到现在才发现,原来伊万在自己的记忆里占了这么大的比重。


到了海底的时候捡起眼镜,抬头看到那高大而扭曲的房子,直直的冲破海面。旁边许许多多的房子。肩并着肩,挨挨挤挤的,完全不像水面上那种冷清的样子。

这里曾经有茂盛的草地,有鲜花和绿树,他的伊万曾经坐在树下和他争吵,和好,接吻,告别。

这里曾经有满目的绿色和吹过野花的微风。

…… 

真的,只剩下我一个人了啊。

有一瞬间,阿尔弗想就这么冲着海面躺下来然后摘掉面罩,永远不起来了。


今天的黄昏,孤独的老人依然固守着自己的小屋,对着被打捞上来的恋人的照片露出了微笑。

……  我不想让你死啊,伊万。

只要我还记得你,只要我还有关于你的记忆,你就没有真正离开,是这样吧。

我啊,想让你在我的记忆里活的更久一点,陪我更长时间。

伊万…… 我好孤独啊。

我好孤独啊。

老人把头埋进颤抖的双手之中,像是无声的哭了、


夕阳渐渐沉入无声的海面。

今天,孤独的老人也进行着无人知晓的哀悼。

评论 ( 5 )
热度 ( 63 )
  1. gkfjdsdfy白日焰 转载了此文字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