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日焰 我在荒岛迎接黎明

我们站在黑暗里

我们的脚下是火焰
眼睛是火焰
胸中是火焰

我们站在黑暗里
我们却是光明

人鱼在夏日的傍晚时分歌唱

   

如雨蝉声,在四点多的居民楼响起,弄湿了黄昏金色的阳光。


年轻的异国歌手躺在他狭小的公寓里望着天花板。那上面因漏雨形成的小块灰黑色斑点在他眼睛里渐渐扭曲,幻化成一个个音符。如雨的蝉声像是伴奏。

…… 没有乐器。

歌手的嘴唇是淡色的,薄且柔软。

从那里唱出的歌声像传说中人鱼的歌声一样带着蛊惑人心的美。歌手的梦想是写出能真正征服人心的乐曲,曲子里要有春日的熏风,夏日的林海,秋日的果香还有冬天火炉般的温暖。

最重要的是,歌曲要饱含爱意。

歌手还是苦恼着。没有合适的乐器。


孤独而又不被人理解的歌手,将自己困在小小的房间里,发了狂一般的反复试验着。

竖琴的声音太过轻柔。

钢琴的声音太过平常。

笛子太过尖锐,又缺乏变化的层次。

小号吗,太过高昂,盖过了人声。


歌手日日沉溺于对乐器的反复试验中,手指因为长时间的练习磨出了血,人也一天天消瘦下去。他的眼神却一天天越发明亮,那狂热的光芒像火一样燃烧着,灼热的简直让人看了害怕。


他将溺死在自己那遥不可及的梦想之中,迟早有一天把自己燃尽。

那只总是停在窗口休息的麻雀这样对着鱼缸里的鱼说。


鱼张开嘴唇想要说什么,那些话语都变成了一长串微小的气泡,一接触到水面就“噗”一下破灭了,没有任何回应。

鱼最近和他的主人一样忧郁。


鱼喜欢听他的主人唱歌——他的声音温柔,沙哑,略带疲惫,但到了高潮部分那样激烈的嘶吼般的高歌,仿佛将整个人点燃一样和他一起燃烧。

那时候的歌手是最迷人的,不仅仅是在发光而已,是整个人都在猛烈的燃烧着,带着耀眼的自我毁灭的光辉。


鱼是个哑巴,没人听得到他说话,也就没有人知道每当歌手在孤独的望着他说话时,鱼那些吐出的气泡都是没能传达到的表白。

“我爱你。”

歌手第一次用带一点点沙哑的温柔嗓音唱歌给鱼听的时候,鱼说。


歌手将自己的手弄得血迹斑斑,在不能达到自己理想效果时抓着自己的头发整夜整夜的不睡觉反复在房间走来走去时,鱼用温柔又忧伤的蓝色眼睛望着他。

“我爱你。”

“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啊。”

不为人知的告白,刚被吐露出口就变成了小小的气泡在水面碎裂,发出极细微的响声。

噗噗。像心碎的声音。

像轻轻的讥笑。


五月的第一天,有台风过境。

暴雨过后香樟辛辣而浓郁的深绿色香气不由分说的涌进屋内,将熟睡的歌手叫醒。歌手已经一个星期没有睡着过了,他不自知的沉睡过去时是四月的深夜,而醒来的时候是五月的黄昏。

一缕暖黄色的,温暖的阳光正好找到鱼缸的位置,那条小鱼金色的鳞片闪出了彩虹般的光芒,像一颗小太阳。


鱼缸内轻轻溅起了一阵水花,一片小小的,坚硬的鱼鳞从里面掉了出来。形状像吉他的拨片。

歌手拿起了那片鱼鳞,试探着在木吉他上轻轻一拨。

发出的声音好听的不可思议。

让人想起夏日的熏风,夏日的林海,秋日的果香还有冬天火炉般的温暖。

最重要的是,饱含着爱意。


歌手小心翼翼的把鱼鳞加工,改装成了拨片。

像是知道他需要一样,那之后不断有鱼鳞掉下来,原本闪闪发光的金色小鱼现在变得日益苍白臃肿。


撕下鱼鳞后的伤口是玫瑰色的,会流一阵血,疼很长时间。但是能看到歌手的笑脸,能看到那双迷人的紫色眼睛里充满喜悦的光,有时还能被修长的手指轻轻抚摸过肿胀的伤口,这些代价也就不算什么了。


鱼在歌手的电视机里看到过这样一个故事。

爱上人类的人鱼将自己的声音卖给了女巫换来人类的腿,即使每走一步都像走在刀尖上,她仍要去见自己心爱的人。


歌手在收到鳞片后怜惜般将手伸进水里轻轻抚摸鱼疼痛的伤口,鱼抬起头用它蓝色的眼睛望着歌手。

“我爱你。”

“我爱你啊。”

一串小小的气泡,破灭在空气里。鱼闭上眼睛,静静的感受着那双手温柔的抚摸。

…… 时间啊请你停止下来吧。


歌手终于写完那首歌是在黄昏,歌手的心脏都因狂喜而狠狠的疼痛着,烈日下香樟辛辣而浓郁的深绿色香气不由分说的涌进屋内,将歌手的视线牵引到书架的鱼缸上。

剥落了所有的鳞片,鱼的身体渐渐的变得透明,它用忧伤的蓝色眼睛望着自己,像融化一样消失在了水里。


”我爱你。”

一句低沉的男声在屋里响起,如同一句咒语。


评论 ( 2 )
热度 ( 48 )
  1. 白日焰 我在荒岛迎接黎明白日焰 我在荒岛迎接黎明 转载了此文字  到 资料及传媒相关存档
  2. gkfjdsdfy白日焰 我在荒岛迎接黎明 转载了此文字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