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日焰

你永远不知道,
你是我渴望已久的晴天,
你是我猝不及防的暴雨。
你永远不知道,
你是我赖以生存的空气,
你是我难以忍受的饥饿。
你永远不知道,
我的爱人,
你也许永远不会知道

© 白日焰
Powered by LOFTER

Every Sha-la-la la ( 续 接上)

  • 隐极东

  • 是糖

窗外正有风刮过。

深绿色的树林正翻涌起一波一波的浪,暖湿的风卷动几片绿色的碎叶。

床上的青年一头耀眼的金发在夕阳的照射下熠熠闪光,即使在病床上,即使戴着一副大墨镜,也能感觉到这个人身上的生命力像阳光一样辐射向四周。

“因为这次车祸你视觉神经损伤最大,能保住眼睛就不错了。不能再收强光刺激了。阿尔弗雷德。”

医生的表情严肃起来“作为朋友,也是作为一名专业的医生。我能保证你康复,但是你必须答应我,不能把墨镜摘下来。”

“…… 我保证。”

阿尔弗雷德配合的伸出手臂,让她把针筒扎进自己皮肤。缓慢的讲浅蓝色的液体推进血管。

“喂,你知道我为什么能清醒过来吗。”阿尔弗雷德自言自语般说着。

“昏过去的时候我听见了一个声音…… 他说,我爱你。”

接着他笑了起来,像是要掩饰什么一样。

在那个医生的视角中,隔着墨镜可以看见阿尔弗雷德的眼左眼是纯粹而美丽的天蓝色,右眼却因为强光的刺激无意识的不停的淌着生理性的泪水,他的表情却是平静的,说不出的违和。


 ——OK,就到这里!阿尔弗雷德面试——结束!


随着打板的一声脆响,床上的青年立刻换上一脸春风和煦的笑,腾一下从病床上跳起来。而边上那名坐着观看黑发东方青年礼貌性的微微对他鞠了一躬,辛苦了。

本田菊,早年间和王耀是一个男团的成员,也演过不少合的电影。后来组合解散,选择单飞。

和退居二线选择教书的王老师不同,他近几年一直活跃在大荧幕上,和王耀是完全不同的气质,总是一脸程序化的微笑,既显得非常尊敬对方又明明白白的拉开了距离,让人无法看透他的真实想法。

有传言和王耀不和,当年组合解散就是因为他们感情决裂,总之两个人的关系并不简单。

这部电影是他的转型之作——从乖巧少年转变为心机深沉感情炙热的反派。

阿尔弗雷德参与这部电影的原因,对朋友说是因为本田菊一直高居不下的人气能为他的荧幕处女秀带来不少的曝光率,但更隐秘也私人一点的原因是,他知道伊万布拉金斯基会去。


过了几天,阿尔弗雷德收到了通知通过的快递信件,取景地在南方的一个热带的小岛上。

在火车上能看到窗外金色的阳光像撒上的金屑在附着胶质的叶面上闪烁。鲜艳而硕大的红色花朵在阳光摇曳,风里有股水果的甜香,一闪即逝的深红深绿金黄,是热带地区独有的热烈景色。


最初的几天忙的顾不上其他的,本田菊比王耀更加追求完美,追求表现出那种主角间微妙朦胧的情愫,有一点不满意的就会NG重来,但阿尔弗雷德渐渐也在这里学到了很多。就像王耀之前说的:在三流剧组演主角还不如在一流剧组演末流角色学到的多。


第五天的时候阿尔弗雷德犯了个错误——他这次的角色是一个戏份不多但重要的配角,给自己的角色按照设计好了动作和小道具,真正上镜的时候发现他本身身高和形体就极具优势,反而让人忽视了旁边主角的行动。

于是剧组不得不暂停下让他重新考虑站位和动作,为此延误了近两个小时的拍摄。

而之前的那场正好是伊万布拉金斯基的戏,他这次演的是一个具有两面性的角色,平时都是温柔甚至淡漠的形象,随着剧情的深入推进才发现这个人有着岩浆般炽烈的感情。

沉静并不是他的全部,当需要表达的时候,他总会有股力量,而且是很狠的力量,就像窗外看似安静却下得大地苍茫的大雪。

就像被冰层裹着的岩浆。

他也并不明白在看伊万表演时胸口激荡的那种感情到底是什么,单纯的因为表演而引起的情感共鸣,还是向往之情,或是更复杂的什么。


总之,那天傍晚,阿尔弗雷德罕见的陷入了失落。


他那天没吃晚饭,沿着剧组宾馆旁的小路散心。

虽然是冬天,但因为身处热带,感觉不到一丝凉意,河面上映着熠熠生辉的金黄色巨大落日,漫天红霞下是渐渐亮起来的金色路灯,不知不觉走回了取景地。


伊万布拉金斯基坐在河边的堤岸上。从背影可以看到他带着一副白色的耳机,

阿尔弗雷德本来不想在这个时候遇到他,但对方先一步察觉到了自己的存在,回过头来招招手,示意他到身边坐下,把一个耳塞递给了阿尔弗雷德。


阿尔弗雷德带着那个耳机等了好一会儿都并没有听见什么,并没有想象中优雅的钢琴曲或者激昂的摇滚,只有轻微的电流流过发出的噼啪声,还有隐隐的呼吸的声音。

“是我在离开故乡那一天录的落雪的声音。每次我觉得不能静下来的时候都会翻出来听一遍,就会很快平静下来…… 还有我很喜欢这段声音。”

伊万布拉金斯基按了一下MP3的按键,阿尔弗雷德的耳边响起海浪翻涌的声音,听上去像某种隐隐躁动着的心跳。


“学长是把喜欢的声音都录下来了吗。”

“是啊,一开始只是为了练台词方便就会把喜欢的演员的念白录下来听,后来就渐渐成了习惯。我不是擅长有语言交流的类型,听着声音就会觉得自己并不是孤独的。”

伊万按了一下按钮,阿尔弗雷德的耳边响起淅淅沥沥的潮湿的雨声。

“这是刚刚到这个学校时候的那个秋天第一场雨的声音。”

雨声渐渐小了下去,伊万按了一下按键。

然后阿尔弗雷德听到了自己的声音。

你是不同的,惟一的,柔软的,干净的,天空一样的,

你是我温暖的手套,冰冷的啤酒,

带着阳光味道的衬衫,日复一日的梦想.

你是纯洁的,天真的,玻璃一样的……

阿尔弗雷德感到自己的心跳猛然乱了节奏。

那是不久之前他正因为王耀批评他“缺乏了最重要的东西”而选出来朗读练习的以感情热烈著称的剧本中的一段,他把自己比较满意的一段录了下来交给王耀请求指导,怎么会……


“是王导师给我的,让我帮你找一下问题。”

“…… 啊,谢谢学长。”阿尔弗雷德尽量不让自己流露出失望的表情。

“其实你声音很不错,可以试着读的再有激情一点,毕竟剧本的背景是狂热的单恋,你可以想象一下那个感觉。”


接下来的两个小时,他和伊万从对这次剧本的理解渐渐说到了喜欢的电影和戏剧,天完全黑了下来都没发现。


评论 ( 3 )
热度 ( 284 )
TOP